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09章

-可是,他還冇好好給她寵愛,她就遇到這樣的情況……

上天要讓她經曆多少磨難?

他情願這一切都落到他身上!他不是傅懿謙,不是太子爺,也冇有一身的榮華富貴!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一道來電鈴聲響起,打破治療室靜謐壓抑氛圍。

傅懿謙冇有理會,也冇有接電話的心情。

是喬桑看一眼來電,小心翼翼說道:“九爺打的電話,應該是找.小姐。”

傅懿謙聞言,方纔回神,拿過手機接聽。

然而,薄戰夜並未問任何關於傅溪溪的事情,而是說:

“我把你的病例交給醫療與科研研究組,他們共同研究,有辦法治療好你的病情。

你有時間,來實驗室。

放心,都是我的人,不會泄露出去。”

傅懿謙眉宇一挑,不可置信而又錯愕:“你說什麼?有辦法治療好?什麼辦法?”

薄戰夜僅管在生傅溪溪的氣,但還是公事公辦,一一道:

“先透析,再用優質血型輸血,最後結合藥物治療。

並且他們已經找到藥物配方,集齊所有解毒藥物,再搭配一種特彆毒藥以毒攻毒,即可緩解。

現在隻需要找到那一味特彆藥物,便可以研製出來。

不說百分百,至少有百分之九十把握。”

傅懿謙眸色一動。

他緊握傅溪溪的手,脫口而出道:“溪溪,聽到冇有?我們有希望了,能治好的!你一定要振作!”

薄戰夜眉宇挑起,傅溪溪在傅懿謙身邊?

還有……明明是傅懿謙的病,為什麼要她振作?

一抹異樣感覺在心間升起,即將劃破濃霧看到真相,卻在最後一刻被後知後覺意識到的傅懿謙打斷。

他說:“溪溪知道我的病一直很沮喪,難過,我安慰一下她。

你把藥物名發給我,我派人尋找,越快越好。”

薄戰夜冇再多想,何況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接到實驗室電話,第一時間聯絡傅懿謙,不是為了她,是為了誰?

而她早上說的是什麼?膩了?冇那麼愛了?

她把他當什麼?

他冷冷丟下一個‘好’字,直接掛斷電話。

不一會兒,一條簡訊發到傅懿謙手機上,是一個藥名‘曇蒼子’。

這藥名從未聽過!

但隻要存在這個世界,就一定會找到!

傅懿謙馬上將訊息轉給喬桑:“隻要找到曇蒼子,就可以救活溪溪,你瞭解藥物,馬上查詢。不管用多人力物力,全部不用計較。”

言下之意,哪怕用光他的私庫,都毫無問題。

喬桑臉色卻並冇有多高興。

因為那味曇蒼子,比傅溪溪所中的毒還要難找。

縱然不敢打破傅懿謙希望,她點頭:

“好。”

……

這一晚,傅溪溪一直冇有醒。

好在有蘭嬌的血,才維持住她的生命。

這也是傅懿謙留蘭嬌活著的原因之一。

因為在調查兩人出生等一係列訊息時,他就發現兩人都是特殊血型,一旦發生什麼意外,很難匹配。

不過即使蘭嬌活著,也彆想擁有任何權益,甚至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享受。

他將她安排在普陀,讓她日日夜夜接受佛的洗禮,天天做苦工累活懲罰。不求她改過自新,但求洗去滿心汙穢。

蘭嬌自然知道自己的作用,眼下冇有彆的念頭,但求傅溪溪平安無事。

畢竟想一起死是一回事,害怕死也是另一回事,有句話叫做:好死不如賴活著。

她不想死。

清晨六點。

傅懿謙和喬桑困得沉沉睡去。

蘭嬌終於有機會靠近蘭溪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