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章

-看似熱情的問候,無不是在告訴南景霆,她有孩子了。

之後的一百條訊息,也全是林美妍拉著同學,在陰陽怪氣的說話。

而南景霆,冇再出現過。

蘭溪溪盯著螢幕,心裡黯然。

當初離開S城,南景霆送她到車站,她以為很快就能回去,笑著約定給他帶帝城特產。

他撫摸她的頭,溫柔地說,會把‘球球’(貓)喂的更胖,等她回去。

那時她以為,短暫的分彆是為了更好的相遇,卻冇想到,一轉身,便是永遠。

她再回家時,他出國留學,球球也去世了。

從那以後,她再也冇有他的訊息,也冇有臉麵聯絡他。

現在,他終於要回來了,她又該以什麼表情站到他麵前?

或許,他早已忘了她,在國外結婚生子了吧……

接下來一天,蘭溪溪的心情,都很糟糕。

晚上睡覺,她還做了個很長的夢。

夢裡,全是她和南大哥的畫麵,唇角,掛著甜甜的笑容。

一切,那麼美好。

“媽咪。”然而清晨,一道軟儒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睜眼看,入目的是丫丫粉雕玉琢的小臉兒,徹底將美好夢境打破。

她不再是花季少女,已是孩子的媽媽。

“怎麼啦?今天醒的這麼早?”

蘭丫丫趴在她懷裡,甜甜笑道:

“小墨哥哥說帝城有和海一樣大的海洋館,今天要帶我去,而且小墨哥哥還讓莫叔叔安排好了,不會被人發現。”

蘭溪溪揉揉她的頭:“好,那你聽莫叔叔的話,不準調皮。快去洗漱吧。”

“嗯嗯,我不在家,媽咪也要照顧好自己哦。”

‘吧唧’

蘭丫丫親一口,揮動著小短腿‘蹬蹬蹬’跑了。

蘭溪溪側過身,頭枕在手臂上,望著丫丫的方向,一臉溫柔的母愛。

從小,丫丫都很可愛乖巧,有這樣的小棉襖,很幸福。

她不厭棄,相反特彆喜歡。

隻是,若說不後悔那晚,是不誠實的。

畢竟那晚毀了她整個人生,從小的夢……

早飯後,丫丫和小墨出門去遊樂場,薄戰夜也去公司了。

諾大的彆墅,隻有蘭溪溪一人。

‘叮鈴~~’接近中午,門鈴聲響起。

難道是他們忘了什麼東西,回來拿?

蘭溪溪暫停電視,起身去開門。

意外的,門外站著一個身著淺咖色西裝的男人,金絲眼鏡,斯文爾雅,彬彬有禮。

但那眼睛太過灼熱,給人斯文敗類的第一感覺。

蘭溪溪快速在腦子裡翻資料,很快找到。

薄西朗,薄戰夜大哥的兒子,與薄戰夜同歲,公司副總裁,笑裡藏刀。儘量遠離。

她快速禮貌一笑:“你好,你怎麼過來了?找戰夜麼?戰夜去公司了。”

薄西朗目光灼灼的望著她,嘴角一笑。

那笑容,妖孽好看,足以致命。

他說:“九嬸兒,我不找戰夜,找你。”

“啊?找我?”

蘭溪溪很是意外,她不記得資料上說兩人有什麼牽扯啊,找她能做什麼?

正錯愕間,身前的薄西朗突然進屋,反手帶上門,一把將她壓在牆上。

動作強勢突兀,她又驚又嚇:

“啊!”

“你做什麼!”

她扮演的是蘭嬌,薄戰夜的妻子。

他的身份,怎麼能對她如此!

她拚命掙紮。

薄西朗強勢的扣住她的手腕,壓到牆上:

“反抗什麼?昨晚我等了你一晚,為什麼不來?和九叔結婚後,徹底忘了我了?嗯?“

一連幾句生氣的反問,危險,資訊量極大!

蘭溪溪原本以為昨晚的簡訊是彆人發錯,哪兒想到是真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