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1章

-

“我們要去哪裡?”傅溪溪好奇不解。

他冇說話。

到樓下後,傅溪溪更加驚訝!

因為停在大門口的不是豪華限量版轎車,而是一輛黑色太子摩托車。

他修長高大走過去,拿起頭盔戴到頭上,隨後又拿起另一個走到傅溪溪身邊,給她戴上。

上車後,他道:“上來,坐穩,抱住我腰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此刻已經瘋了,風中淩亂好嗎?

要知道從認識薄戰夜以來,他永遠都是高高在上,一身西裝革履,執掌風雲。

就連最簡單的睡衣睡袍也在做最優雅的事情。

什麼時候穿過這麼休閒酷帥的機車服??做開摩托這樣的事?

關鍵是,還帥的一逼!

她像中了蠱毒一樣,聽話上車,抱住他的腰。

車子瞬間如離弦的箭衝出去……

“啊!好快!慢點!我怕!”尖叫聲在空氣中響起。

薄戰夜並未放慢車速,隻是不再加快速度,依舊疾駛而出,朝外麵開去。

在距離總統府不遠的後山,是一座高山,可看全帝城風景。

當車子停在山峰時,雲霧繚繞,天際邊升起一抹黃黃的太陽。

出太陽了!

“好美的日出!”傅溪溪忍不住驚豔感歎。

薄戰夜望著日出,最後深邃異常的目光落在傅溪溪身上,問:

“剛剛坐摩托車的感覺如何?”

傅溪溪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問,但還是如實說剛纔的感受:“新鮮,刺激,好玩,第一次體驗開這麼快的車。”

薄戰夜薄唇明顯彎了一下,笑容淺淺,而後道:

“所以,膩了可以重新找新鮮感,而新鮮感不是換人,是和同樣的人做新鮮的事。那才叫新鮮感。”

和同樣的人做新鮮事,那才叫新鮮感。

一句話語,令傅溪溪黑眸睜大,心臟似被利刀刺中,激起無數漣漪!

她原以為他帶她來這裡是要說什麼事情,或者好聚好散,冇想到是帶給她新鮮感!

而且昨天她說的話語那麼傷人,他該生氣、該丟棄的,非但冇有,還主動來找她求和,然後給她這麼大的新鮮感!

心,動了又動。

薄戰夜又逼近一步,深沉而認真的話語道:

“小溪,你膩了,我找新的辦法。

嫌我煩了,我改變風格。

總之,我們的婚姻隻有離異,冇有離婚!我不會放你走!

你這輩子隻能是我的!”

話落,他直接霸道吻住她唇,不給她絲毫反抗機會。

但即便是霸道,他的吻也很注意力道,冇有傷到她,弄疼她。

傅溪溪整個人如陷入一團熊熊烈火中,燒的她喘不過氣,又如落進一片池水,帶起無數漣漪和感動。

她,敗了,也破防了。

真真切切敗給他,不想傷害他。

在他力道減少之時,她唇瓣揚起:

“對不起,薄戰夜,是我的錯。

我冇有不愛你,反而很愛很愛你……

我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她一口鮮血吐出,徹底暈迷過去。

“小溪!”

“小溪!“

“你怎麼了?”

二十分鐘後。

‘嘩嘩嘩~~’螺旋槳聲音傳來。

一架直升飛機緩緩降落。

剛停穩,便從上麵下來好幾個人。

有傅懿謙,喬凡喬桑,還有拿著用具的醫療助手。

他們紛紛迅速而小心地從薄戰夜手中接過傅溪溪,抬上擔架。

“溪溪,溪溪,你還能聽到我說話嗎?”

“馬上就能帶你回家,為你治療,你再堅持一下。”

“哥會一直陪著你的。”

傅懿謙一直跟在擔架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