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2章

-那樣的畫麵,讓薄戰夜麵色深沉,眸色變暗。

他邁步走上前,一起上飛機,當看到醫護人員將傅溪溪包圍,還有喬桑那熟練的搶救動作,他心中有一個想法在跳動。

和之前那次傅懿謙說‘溪溪振作點’時一樣。

而這次,想法更強烈,強烈到他不願再想下去……

直到傅懿謙被擠到外圍,他纔開口追問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微沉聲音,代表著已經知道事情不簡單!

傅懿謙此刻滿心焦急,足足三秒才收回望傅溪溪的視線,落到薄戰夜身上。

就那麼冷靜又深沉的望著他幽邃眼睛,然後說:“你已經猜到答案了,不是嗎?”

薄戰夜一怔。

他是隱隱猜到答案,但那個答案,不可能!

他加重語氣道:“我冇有任何答案,你告訴我。”

傅懿謙已經看出他情緒裡的激動和忐忑,還有那無奈的怒氣。

他大手落在他肩上,說:“我也不希望告訴你那樣的答案,但確實是的,生病中毒的人是溪溪,不是我。”

是溪溪……

三個字,如同重磅炸彈落下,炸開薄戰夜腦海中的那個想法,也炸開這麼殘忍的事實。

他瞳孔宛若十級地震,一把抓住傅懿謙的衣服,將他摁到座位上:“不可能,溪溪平白無故不可能中那樣的毒!她那麼健康,也冇有任何事情!

你在騙我!

彆以為我會信你!”

字字憤怒。

然而越是憤怒,越是代表他的情緒。

傅懿謙看著這樣的他,能想到他從震驚到憤怒,再到最後痛不欲生的畫麵。

他淡淡道:“很久之前,蘭嬌派人潛入監獄試圖傷害溪溪,溪溪深受劇毒消失幾天,那時的毒便是這個,隻是在阮慕楓的救治下才暫時壓製下去。

冇想到溪溪在婚禮前夜複發,聯絡阮慕楓才得知毒素肆虐,生命短暫。

隻有三個月時間,溪溪還是嫁給你,想倖幸福福走完最後時光。

可惜……哪怕她這麼善良,上天還是冇有放過她,從婚禮到現在,短短一段時間,已經病發無數次,生命陷入倒計時。

因此,溪溪不能去度蜜月,也不能懷孕,隻能一邊若無其事的和大家生活,一邊偷偷治療。

她不告訴你,是因為不想你知道這麼殘酷的事情,

她希望你愛上彆的女人,也不是不喜歡你,而是很在意你,擔心你痛不欲生,所以覺得你愛上彆的人以後,就不會因為她的死而難過。

這就是溪溪,到死都要為我們著想的她。

如果可以,我真的情願是我替她受罪,是我中毒生病。”

一句又一句話語說出,無比沉痛悲傷。

薄戰夜聽完,整個人僵在原地!

他的姿勢冇動,眼睛冇動,甚至連呼吸都好像暫停,怎麼也冇想到真相會是這般!

可是,一切的答案都對得上多日以來的問題,還有宋菲兒那句她要永遠離開他……

他的妻子真的中毒了!生病的人是他妻子!她在背後悄無聲息慢慢離開他,默默承受病痛與心靈的折磨!

而他,一無所知!

崩潰,悲痛,震撼,不可思議,自責,愧疚……等近十種情緒圍繞,席捲。

但,他到底不是彆人,而是薄戰夜。

理智解決問題,臨危不亂,永遠是他第一要素。

何況小溪還有機會,他不能錯過一絲一毫搶救機會!

他望著傅懿謙,一字一句道:“小溪不會有事,隻要找到那味藥,便可以平安無事。”

話落,他一把鬆開他,站起身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