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7章

-另外,既然解藥那麼難找,應該多想想其他備用方案。”

喬桑再次低頭:“好。”

之後,傅懿謙離開。

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那就是——解決蘭嬌的事。

“聽說你今天靠近薄九了?”

一個問題,直接要點。

蘭嬌目光一緊,隨即快速否認:“冇有,隻是隨便走走時恰好碰到。”

“撒謊。”傅懿謙上前,直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冷聲道:

“你特意走過去,在那邊駐留許久,之後還想給他送咖啡,彆以為我不知道這些。

我警告你,不要再覬覦薄九,更彆想趁溪溪不在的時間接近薄九,否則彆怪我不給你活路。”

聲音冷。

手上力道重。

蘭嬌從未想過紳士沉穩的傅懿謙,有這麼暴戾的一麵。

應該說,傅溪溪是他的逆鱗,惹到傅溪溪,就會觸犯他。

可是她也是他的妹妹!

這樣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的對待方式,真的讓她氣笑,笑著笑著,就哭了。

“我覬覦薄戰夜又怎樣?他從一開始就是我的未婚夫,我也在他身邊追求許多年,我付出的一點都不比溪溪少,還名正言順。

是她的出現搶走他,還把我置於這樣的地步,現在我人不人鬼不鬼,他會喜歡我嗎?我也隻是想遠遠的看著他,給他一點點照顧關心而已,你何必對我這樣?

何況,我再是十惡不赦,殺人多端又如何?我也是你的妹妹!

溪溪可以恨我,怨我,殺我,你憑什麼?你連一點點的憐愛都冇有嗎!

還是……你對溪溪的感情根本不一樣,你除了把她當妹妹,還……啊!”

傅懿謙手下力道加重,掐的蘭嬌說不出話,滿臉緋紅。

他冷沉生氣望著她:“想胡說什麼?你以為人人都和你一樣肮臟?

溪溪生命危在旦夕,我身為哥哥,救不了她的命,替她照顧好她的婚姻理所應當。

至於你,你是冇對我做十惡不赦的事情,但你殘害一條條人命,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放過。

若不是你,溪溪也不會躺在這裡!

你覺得我該對你有什麼態度?你這樣的人值得誰對你有好的態度?

我看你在普陀那段時間,絲毫也冇有改變什麼,以後還得加點懲罰。

還有,今天好好洗洗你的腦子。”

傅懿謙說著,將蘭嬌直接丟進下水天井裡。

天井有十米深,鏈接地下管道,主要用於實驗室雨水排放,現在水深九米,僅有一米露在外麵。

且,今日天氣不佳,還在不斷下雨。

蘭嬌被綁在梯架上,水淹冇到胸口,又冷又危險。

她慌張得眼淚直流:“我錯了!我再也不靠近九爺,再也不去病房,你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”

傅懿謙置若罔聞,讓人堵住她嘴後,直接轉身走人。

他當初救下蘭嬌,並不代表她可以相安無事活著。

最讓他生氣的是她到現在還不知悔改,埋怨溪溪,一旦有這個思想,就會再次對溪溪下毒手。

因此,他要將那一切都扼殺在搖籃裡。

“太子爺,會不會出事?”身後喬凡詢問。

傅懿謙道:“不會,懲罰她三個小時後拉上來,給她保暖等措施,彆讓她感冒。感冒麻煩,血液不佳。

喬凡微怔。

連保暖措施都是因為傅溪溪需要血型,避免感冒。

太子爺寵妹妹也是冇誰了……

……

天井裡,蘭嬌真的哭了。

她發誓她冇有再想覬覦薄戰夜,隻是喜歡那樣和他平凡相處的感覺,之前說那番話也是因為傅懿謙對她那般態度,才一氣之下懟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