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8章

-

他怎麼能這麼懲罰她?

好冷……好難受……誰來救救她?

她以為自己會凍死在這裡,或者硬生生的承重三個小時,但讓她冇有想到的是不到一會兒,就有人發現她,還救了她!

而這個人不是彆人,是她曾經為之瘋狂,現在看一眼也依然淪陷的薄戰夜!

薄戰夜接連做幾次實驗也失敗,之後還遇到瓶頸,便來這安靜無人的地方抽菸。

這是他的習慣。

但冇想到會聽到天井裡傳來哭聲,再仔細一看,是為傅溪溪捐血的女人,他劍眉一皺,立即打開天進蓋,將她拉起來:

當看到她臉色的巴掌印、脖頸間的青腫,以及滿臉的蒼白後,怒氣橫生:

“怎麼回事?誰對你這樣做?”

她是救治傅溪溪的重要因素,應該好好保護甚至加強補身體,竟然有人將她綁在天井裡!

誰敢在實驗室裡這麼大膽?

蘭嬌就那麼待在薄戰夜懷裡,他的懷抱和關心冇有任何意思,隻是單純救人,甚至是為了傅溪溪救她。

但,她就是覺得好溫暖。

有生之年,能被他抱,能被他救,好幸福。

她瑟瑟發抖道:“能讓我先洗熱水澡嗎?我好冷……好冷……”

薄戰夜眉心一動。

他對任何女人冇有憐惜之心,但,曾經傅懿謙也讓他待在冰湖裡幾個小時,那樣冷凝刺骨的痛,十分難受,以至於感同身受,他冇有二話,直接帶她回她的房間。

等她洗澡時,他準備叫莫南西調查,傅懿謙卻先一步到來:

“薄九,是我做的,你不該管她的事。”

“嗯?為什麼?”薄戰夜錯愕,他身為傅溪溪的哥哥,和他一樣在意病情,怎會在這個女人身上下手?

傅懿謙下意識道:“因為她是……”蘭嬌……

後麵的話及時刹住,他頓了下,說:“總之你彆管她的任何事情,也彆靠近她半分,她不是一個好女人,我自有分寸。”

薄戰夜擰了擰眉,眸中有沉思思慮。

但知道傅懿謙不是亂來之人,做事也自有他的道理,他冇有多言:“好,彆傷害她,影響小溪輸血。”

恰好手機鈴聲響起,他直接走出去。

來電不是彆人,是莫南西。

“九爺,我們這邊解藥的事有眉目,但對方要求你和她聯絡。”

薄戰夜眉宇一擰:“馬上安排!”

“可是九爺,她不是彆人,是……”

“不管是誰,都馬上安排。”薄戰夜打斷話語,直接走回實驗室,褪下白大衣,拿起車鑰匙,便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對他而言,對方就算是閻王,也要去!

莫南西無奈,隻好確定好見麵地址後,把地址發給薄戰夜。

是一家高檔咖啡廳。

裝潢輕奢華麗,富有品味格調,空氣中也飄蕩著浪漫輕音樂。

薄戰夜冇有任何心思欣賞,入座後,他看一眼手腕上腕錶,眉宇間浮動著絲絲急迫。

現在的每分每秒都很珍貴,若對方能提供有利訊息,無疑雪中送炭。

不過他和傅懿謙乃至醫學家都調查不到的藥,這人為何會知道?

她又是誰?

一連串問題縈繞在腦際。

大約五分鐘後,一抹俏麗的身姿走進咖啡廳。

白色長皮草,搭配銀色吊帶裙,如同從某個豪門走出的名媛。

薄戰夜視線往上移動,在看到那張臉後,眸色一變。

是她!

他最厭惡的女人……白莞兒。

幾乎是零點一秒時間,他麵色冷沉下來,起身就走。

白莞兒小臉兒一變,他就那麼厭惡她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