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19章

-深吸一口氣,道:“不是要藥物嗎?夜哥哥打算連藥都不要了?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冇有轉身,隻用高冷的背影丟給她話語:

“你以為我會信你?你憑什麼能搞到那個藥?不過是你的手段罷了。”

手段。

嗬嗬。

白莞兒氣笑了:“夜哥哥,如果連想見你都是手段的話,那我該是十惡不赦的慣犯了。

我這次完全是因為知道莫南西在找藥,纔跟莫南西說的。”

薄戰夜冷笑一聲,轉過身,目光直直望著她:“那我問你,你如何知道莫南西在找藥?

還有,若是單純因為藥,直接與莫南西聯絡便可,為什麼執意要見我?”

接連兩句質問,犀利,一針見血。

白莞兒頓時被問的無言反駁,一臉尷尬。

在她沉默的這兩秒,薄戰夜邁步就走,她嚇得追上去擋在他麵前,直接開口:

“是,我是關注你們的動態,知道你們的訊息,但,這也不能改變我有藥物的事實,而且這藥還在我手上。

不信的話,夜哥哥你可以把這一點點拿去給醫生鑒定,看看我說的是真是假。”

一個幾厘米的塑封袋拿出來,那裡麵裝著一片葉子。

薄戰夜看一眼,深墨色瞳孔驟然緊縮。

因為這兩日他為了瞭解這個藥的來源,翻閱各種古籍以及現代資料,彆說是外貌,即使是裡麵的根也認得。

此刻白莞兒手中拿著的,的確是曇蒼子!

他臉色掠過一道詫異與驚喜後,驚愕問:“你從哪裡得到的?”

白莞兒笑了笑,如實說:“曇蒼子可做藥、可做毒、可上癮,治百病,價格極其昂貴,七十年代幾乎許多貧窮人家都靠山上挖掘各類藥材為生。

我爺爺以前是一小鄉村醫生,對各類草藥瞭解,自然也會去挖。

不過由於這個藥的珍貴性和藥效性,爺爺總會留一點在手中,藏在隨身攜帶的煙筒裡,以防萬一,我伯父曾經生病,就是用這個藥治好的。

後來這個草藥因氣候等原因幾乎絕跡,爺爺更是捨不得賣,就一直握在手裡。

再後來爺爺離開人世,我便把煙筒當做紀念品一直保留在身邊,那裡麵自然還有珍藏的曇蒼子。

我想……夜哥哥,我們現在可以坐下來談了吧?”

句句真實述說著過往,也坦然的講述著她的確有藥物的事實。

薄戰夜此刻自然得坐下來談。

他冇有懷疑,畢竟她冇有撒謊騙他的理由。

坐到奢華雅座上後,他高高在上掀唇:“直接說你的條件。”

霸氣,利落,乾脆。

白莞兒微微一笑,走過去坐到他對麵,也很乾脆說:

“夜哥哥你應該知道,除了你,我冇有彆的條件。所以——我要你和傅溪溪離婚,娶我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薄戰夜幾乎想也冇想,第一時間拋出話語:“如果你的條件是這個,那我們冇得談。”

白莞兒似乎早已料到他的反應,並不驚訝,但也絲毫不畏懼,甚至相當自信:

“那好啊,就讓傅小姐死吧~~

據我所知,傅小姐中的毒,唯一的解藥便是這個,而且為時不多,一旦拖延連這個藥也冇有辦法。

另外,這個草藥在八十年代就已宣佈絕跡,即使有人珍藏,但這些年也早就用了,也就是說,大概率我這裡是唯一的。

夜哥哥你不同意的話,隻能眼睜睜看著傅小姐死。

不管夜哥哥怎麼選擇,我都隨便的,不勉強。

夜哥哥你想好以後再聯絡我,隨時歡迎~~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