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0章

-說完,她起身直接離開,走的毫無不猶豫,毫不回頭。

這個答案,她似乎勝券在握。

但對薄戰夜而言,不管是看著傅溪溪離開人世,還是與她離婚、再婚她人,都十分痛苦,難以抉擇。

他擰了擰眉心,站起身走出去。

莫南西也趕到外麵,見他一臉沉重出來,忍不住詢問:

“九爺,白小姐提的條件是不是很過分?其實我知道她會談,纔不希望你出麵的……”

因為出麵也冇用……

一個覬覦九爺多年的人,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,怎會輕易善罷甘休?

薄戰夜哪兒知道是白莞兒?

即使知道,他也會過來。

但,她提的條件太過苛刻,他無法迴應。

冇有理會莫南西,他坐到後座,一臉深沉,周身矜貴。

莫南西一看這模樣便知道答案,他二話不敢說,快速坐到駕駛位上,發動車子安靜開車。

半小時後,車子停在實驗室。

“你出去了?”傅懿謙第一時間詢問。

現在是傅溪溪特殊時期,他認為薄戰夜冇理由出去。

薄戰夜道:“嗯,有解藥了,出去了一趟。”

“解藥?”傅懿謙一聽,眸光第一時間亮起,詫異詢問:“哪裡找到的?什麼時候可以到位?剛剛醫生還在說若找到解藥,可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勝算,”

這是天大的好訊息。

畢竟醫生能說百分之九十九的,就是百分之兩百。

但,薄戰夜卻高興不起來。

他抿了抿唇,冷淡而又冷靜說出真相:“白莞兒,她的要求是我與小溪離婚,娶她。”

傅懿謙麵色一怔:“……”

隨之也陷入安靜。

因為三人的事件他一直參與其中,深知白莞兒對薄戰夜的不甘心,不放棄,此刻定然不會輕易拿出來。

同時,也知道自己妹妹的性格,如果在薄戰夜和生命之中選,她寧願死,也不會看著薄戰夜另娶她人。

再者當事人薄戰夜,他那麼愛溪溪,若是離婚,該有多痛苦?

可若是不離,眼睜睜看著溪溪離開,更痛苦。

這兩個抉擇無論選哪個,對兩人而言都是一個沉重的抉擇。

足足幾分鐘,他才從唇中拋出一句話語:“趁人之危的女人可恨,我直接用帝國的名義收回來怎樣?”

一般上麵要求上繳,就是價值萬金也得上繳。

不繳便可判刑。

薄戰夜擰了擰眉心,理智分析:“不妥。一來破壞你形象,公事私辦。

二來白莞兒的性格寧願玉石俱焚也不會交出來,到時候可能會直接失去解藥。”

傅懿謙眸色下沉:

“那你說如何?你願意娶她?”

薄戰夜深邃眸子看向他:“如果我願意就不是這個神色,我去看小溪,之後再議。”

話落,他邁步走進病房。

此刻傅溪溪還冇醒,他坐在一旁給她撫頭髮,擦手擦臉,極其溫柔細緻。

傅懿謙站在門外,看著尊貴優雅的薄戰夜,眸色沉了又沉。

如果說之前他希望溪溪平安度過難關,現在他變得貪心,不僅希望她度過難關,還希望她和薄戰夜幸福一生。

人,果然要求的很高。

而現在擺在麵前的是——白莞兒如何處理?

……

另一端。

偏僻的大山深處。

阮慕楓和南景霆已經長時間跋山涉水,遍尋人家,但結果顯而易見,並未找到太過有用的訊息。

甚至,國娉婷得知此事,直接火冒三丈:

“你是誰的丈夫?你居然為了彆的女人去深山老林找藥?那我離開這麼久,怎麼不見你打個電話發個訊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