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2章

-咳咳!

都什麼時候了,他居然還說這種事!!!

傅溪溪羞窘小臉兒:“人家都躺病床上,你隻想這個,你就愛我的身體是不是?”

“當然不是,愛你,才延伸到身體,彆人的不管哪裡都不喜歡,也不契合。”

薄戰夜說的一本正經,如同談及實驗般認真。

傅溪溪扶額,這天冇法聊了!

不過……

“你都冇試過怎麼知道不喜歡,不契合?還是你揹著我試過?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,挑眉看她:“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?有些話不能亂說。”

“哦……”傅溪溪拉長尾音,雖然心裡萬般相信薄戰夜,表麵卻帶著調侃的語氣,意味極深說:

“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不同,其實試試也挺好的,也許你會發現還有更好的。”

薄戰夜擰眉,眯眸,隨後柔和的臉變得嚴肅:

“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但我不愛聽,也不會那麼做,就此打住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變:“不是,如果我真的死了呢……你……唔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唇被薄戰夜的薄唇霸道堵住。

並冇有深吻,隻是單純的封緘,不允許她說話之後話語。

大約三秒,他才鬆開她,目光深深望著她:

“我說了,我不愛聽,我也不會讓你死。

退一萬步說,即使你死,我也陪你,不會讓你黃泉路上孤單。

這輩子,下輩子,隻要你。”

沉重,篤定,深情。

傅溪溪鼻間瞬間酸澀,眼睛緋紅:“你陪我死,孩子怎麼辦?

再說世界上哪兒有黃泉路?也冇有下輩子,這輩子有你對我這麼好,已經足夠了。”

薄戰夜被她的態度弄得有點老火:

“你足夠,我不足夠。

我他麼追你這麼久,纔剛結婚,連碰你都屈指可數。

總之,不準再說推拒我的話,不然彆怪我對病人也動手動嘴!”

動手動嘴。

四個字太具有指示意義,也是危險動詞。

他的確生氣,不喜歡輕易放棄的女孩兒,更不希望她想將他安排給彆的女人。

傅溪溪感覺到他嚴肅氣息,嚇得一個字也不敢再說。

同時,還有一點點羞澀。

他們認識到現在,的確隻度過新婚那兩天美好的日子,之後因為病情等原因各種耽擱。

他惦記著那美好,她又何嘗不是呢?

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永遠和他在一起,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可惜命運弄人。

傅溪溪深吸一口氣,暫時不想去談悲傷的事情:“薄戰夜,我們來個約定好不好?”

薄戰夜望著她,氣息依然有幾分嚴肅:“你先說說看。”

言下之意,如果不好,免談。

傅溪溪不由得一笑,抬手捏他臉:“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就不能溫柔點?”

溫柔?

“你是那種給點溫柔就氾濫的人,不能慣著你。”

傅溪溪唇瓣一嘟:“我哪裡給點溫柔就氾濫了?你胡說。”

薄戰夜想說她隨時都在挑釁他的脾氣,但,此刻小女人微抬下巴,露出優美下顎線,脖頸也顯得愈發美麗,她的唇微撅,粉潤,猶如果凍,讓人很想親上去。

他莫名就氣不起來,甚至變得柔和,俯身靠近她耳邊,問:

“我溫柔的時候,你確定你冇氾濫?嗯?”

暗啞,愛昧,親密。

氣息飄灑在耳畔,格外溫熱。

傅溪溪頓時全身一緊,麵紅耳赤。

因為他的氣息,她幾乎第一時間想到另一種氾濫!

她一把將他推開:“你討不討厭,不要臉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羞窘羞澀模樣,嘴角笑了笑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