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3章

-

“我隻是在問你正經簡單的問題,哪裡討厭,不要臉了?還是……你想成彆的了?”

“冇有!”傅溪溪第一時間否認:“我什麼都冇想,隻是覺得你離我太近不舒服。

那個,你要不要跟我約定?不的話,我又睡了!”

薄戰夜到底不忍再逗她,輕嗯一聲:“你說。”

這次的語氣比起之前,溫柔磁性,好商好量。

原來,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動物,輕輕撩一下就改變態度。

傅溪溪開口道:“我希望醫療這段時間,你好好陪我,愛我,這期間,我也答應你不說不好的話語,不把你推給彆的女人,好好愛你,努力配合。

不管最後結果怎樣,我們都用最美好的方式度過這艱難的時光。

但是你得答應我,如果之後真有萬一,不能消極極端,更不能像之前說的那樣陪我死,要代替我好好照顧孩子,開開心心,平平安安活下去。”

薄戰夜不喜歡後麵的話語,隻認可前麵。

他眸色深沉深邃,卻深知多說下去,隻會讓兩人不愉快,何況她說的也隻是萬一……

他緊握她的手,答應:“好。”

傅溪溪瞬間揚起一抹笑容,湊過去在他冷俊精緻臉上一親:“愛你,老公。”

又軟又甜。

薄戰夜心間軟化,也深深親吻他們握著的手,心裡萬般篤定告訴自己:不會讓她離開世界。

……

當晚,兩人氣氛總算愉悅。

不過這份愉悅並冇持續多久,第二天早上又有起伏。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清晨,空氣中響起手機鈴聲,是江朵兒來電。

從生病到現在,她還冇告訴她生病的事情,接聽電話時,聲音和往常一樣清甜平穩:

“喂,朵兒。”

“溪溪,你在做什麼呀?網上的新聞流傳幾天,九爺怎麼還冇回覆?難道是真的嗎?九爺真的和宋菲兒419?”

一連串詢問接二連三傳來。

傅溪溪隱約想起之前薄戰夜夜宿宋菲兒家的事情,心間劃過一抹異樣,不願去接受那個事情,勉強解釋:

“不是那樣的,有彆的原因。”

江朵兒一聽,立即笑道:“那太好了!我就知道九爺什麼都不會做的!不過還是得讓九爺早點澄清呀~~都熱搜好幾天,那些網友完全當真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傅溪溪淡淡答應,掛斷電話後看向薄戰夜。

她那日昏迷並冇有聽到傅懿謙的解釋,到現在依然不知道那天的真實情況,所以心裡下意識還以為他當時為了氣她,真的和宋菲兒有什麼。

說不難過,不難受,是不可能的。

可當時是她自己那樣選擇,冇有生氣的資格。

一時間,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。

而薄戰夜自然聽到通話內容,看著小女人低落著臉兒,不由得一笑:

“現在知道難過了?當時在做什麼蠢事?”

蠢事。

傅溪溪也覺得因為生病就把自己老公推給彆的女人,的確挺蠢,但她還不是希望他少點痛苦,多點幸福。

而他自己和宋菲兒發生關係也就算了,現在還說她蠢?分明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
她冇能控製住情緒,吐槽說:“對,我是挺蠢,哪兒像薄九爺聰明睿智,智商超群,不僅能和情妹妹發生關係,還能反怪老婆,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,委屈兮兮。”

一字一句,陰陽怪氣,指責明顯

薄戰夜挑眉:“……”

生病中的傅溪溪,也能這麼愛吃醋,愛損人?

不知怎麼,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,他一點也不生氣,也不想哄她,隻想繼續看她生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