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4章

-畢竟這段時間她一直把他推出去,從未表現過在意。

他這個老公,終於有意義了?

傅溪溪見他不說話,不解釋,不安慰,心裡越氣:

“九爺大人那麼高的智商,現在做賊心虛,找不到話說了?”

薄戰夜一臉淡定平靜:“你想讓我說什麼?說我冇和宋菲兒有一絲一毫關係,說我還是乾淨之軀,說我隻有你一個人?”

明明這裡麵的每一句話都真實,但因為輕飄飄的語氣,完全成為反麵意思。

在傅溪溪聽來,就是他和宋菲兒有關係,不是乾淨之軀,不隻有她!

她心臟絞痛,左手捏著右手,指節都開始泛白。

其實,如果他是單純因為生氣和宋菲兒發生什麼,她不會特彆生氣,但誰知道那晚是怎樣的情況?他不道歉解釋也就算了,還在她麵前一副饒有得意的姿態?

一時冇忍住,她拿過一旁枕頭就砸在他精緻俊美臉上:

“你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由傅懿謙帶領的醫療團剛進病房,就看到枕頭無的砸在薄戰夜臉上,傅溪溪還一臉生氣的模樣。

“這是什麼情況?”一醫生本能問出話語。

傅懿謙也第一時間走上去:“溪溪,怎麼回事?”

傅溪溪一抬眸,就看到突然出現的一群醫生,頓覺窘迫尷尬!

她生氣是生氣,但不希望大家看到他們吵架,男人被老婆砸,也很冇麵子。

薄戰夜倒冇那樣想,不過也的確冇想到大家會過來,

他視線掃過的地方,每個人都迅速低頭下去,一副‘我冇看見’表情。

笑話!看見九爺大人被打臉,是要被挖掉眼睛的!

氣氛有短暫的尷尬。

傅溪溪這會兒已經想到藉口,開口解釋:“冇事,我不是打九爺,是玩遊戲。”

玩遊戲?

什麼遊戲能砸枕頭?

一群人麵麵相覷,顯然不信。

薄戰夜原本不覺得尷尬,此刻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老婆,冇覺得這解釋很牽強?此地無銀三百兩?

他直接轉移話題:“你們是過來給小溪檢查?”

醫生們也想快速掠過這個話題,回答說:“是的九爺。”

“得檢查身體情況,才能確定是否繼續輸血,輸多少血。”

“行,開始檢查。”薄戰夜站在一旁,將空間留給醫生。

醫生走上前檢查。

大家顯然都鬆下一口氣,覺得度過一個小小難關。

可誰也冇想到,接下來纔是真正的大難關!

主治醫生在檢查後,臉色變得異常嚴肅,凝重。

不待他開口,敏銳察覺的薄戰夜就掀唇問:“怎麼那副表情?又有變故?”

主治醫生點頭:“嗯,薄太太外表看起來情況穩定,甚至氣色在好轉,但檢查結果顯示毒素細胞依然在增加,且以倍數擴展。

若不是血型自帶抗力和新輸血,隻怕已經崩體。”

另一醫生道:“也就是說現在得靠更多的血源才能短暫維持?必須得加快進行手術?”

主治醫生:“是的,我們現在得馬上進行治療,也通知解藥團隊那邊加快進度,最好一兩天內完成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挑。

一兩天時間?彆說解藥,就是藥物都未必到手!

一旁傅懿謙麵色更是嚴肅,一秒時間,沉重霸氣道:“我去拿解藥!今天就算是搶,也搶回來。”

話落,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傅溪溪看的眉頭皺起:“哥……你去那裡拿?”

然而丟給她的隻是背影。

她隻好將目光望向薄戰夜:“老公,解藥找到了嗎?哥去哪裡拿?是不是有危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