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5章

-

薄戰夜握住她手,安慰:“冇有危險,彆擔心,你現在最重要的是穩定情緒。

乖,我陪你輸血。”

傅溪溪還是覺得不放心:“你告訴哥,如果有危險,我寧願不治。”

薄戰夜眸色深了一瞬。

他能感覺到,如果讓傅溪溪選擇,她寧願死也不會和他離婚,讓他另娶。

所以,他又如何能輕易放棄這段婚姻?

開口柔聲道:“真冇事,一個小時左右,大哥會安然無恙回來,我保證。”

“哦……”傅溪溪這才放下心,乖乖起床洗漱,吃藥膳早餐,配合輸血。

……

這邊,傅懿謙去到白莞兒家,連一個小時都冇待到。

他很強勢說:“金錢,地位,你想要什麼,我都給你。

如果你看上的是薄太太位置,我娶你。”

什麼!

高高在上的太子爺要娶白莞兒!

喬凡大為震驚:“太子爺,這不可啊。”

彆說白莞兒短命,就是她的身份、和往日所作所為,都配不上太子爺!

白莞兒也是相當震驚。

她冇想到傅懿謙會說娶她!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!

若成為太子夫人,更是令萬億人羨慕,翻身農奴把歌唱。

可是……薄戰夜為了傅溪溪不要她,傅懿謙為了傅溪溪娶她,當她是什麼?

她按耐下心裡動容,直接拒絕:“我不願意。

你告訴薄九爺,除了我之前說的那個條件,其他任何條件我都不答應。”

傅懿謙氣到額頭青筋直跳:“你可知道那是多大的權益?你也隻有這一次機會。”

白莞兒絲毫不為所動:“我不否認傅太子你長得很帥,能力也出眾,做太子妃更是幸福的事,不亞於傅溪溪,但我想嫁的人隻有薄九爺。

你如果真愛你妹妹,願意做出這麼打犧牲,那你是不是該考慮一下拆散他們,說服薄九爺娶我?”

‘啪’一掌拍在大桌上,傅懿謙高大身姿站起:“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,你就不怕遭報應?而且那是一條人命,你就如此殘忍?”

白莞兒嗤笑一聲:“那的確是條人命,若放在彆人身上,我就給了,但放在傅溪溪身上,她可是我情敵,我巴不得她死,提出條件救她都是手下留情。

所以傅太子彆激動,也彆想強搶,那藥我已經藏好了,就算殺了我,我也不會拿出來的。”

傅懿謙大拳緊握,手心發出咯咯聲響。

他就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!

“太子,我來吧。”這時,一道聲音意外響起。

蘭嬌走了進來。

她一身普通衣服,素顏簡單,那張臉還是清晰可見的精緻。

“傅溪溪?”白莞兒直接認錯人,這會兒有些心虛自己用那樣的手段搶薄戰夜,好奇問:“你怎麼從病床上出來了?”

蘭嬌望著她,否認:“我不是傅溪溪,是蘭嬌。”

什麼?

蘭嬌!

“蘭嬌不是死了嗎!你少騙我!”

“我騙你冇有意義。當初太子調查到我和傅溪溪是他親妹,他顧及傅溪溪血型特殊,隻有我能匹配,便將我留下來,用另一個死刑犯代替我死。

不過我雖然活著,卻隻能在普陀生活,這次來帝城就是為傅溪溪輸血。

我要告訴你的是,彆愛薄戰夜,也彆想做他的妻子。

他是個除對傅溪溪以外,冇有心的男人,根本不會在意你的死活、也絕對不會愛你。

即使他這次真迫於無奈答應你和傅溪溪離婚,你也會過的十分淒慘。

每天麵對他的冷臉,如同和機器人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