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6章

-

冇有男人的關心、保護、溫暖、疼愛,這是一個女人最可悲的事。

這也不是最痛苦的,更重要的是——”

“他的心在傅溪溪身上,即使身體不和傅溪溪亂來,精神也每時每刻都在出軌。

你不僅要承受得不到他的痛苦,還要看著他對傅溪溪溫柔有加。

因此,你會越來越嫉妒,仇恨,做出一係列瘋狂、錯誤、甚至犯罪的事情,最後走向深淵。

不管是我,還是秦千洛,我們都是這樣一落千丈,悔不當初。

你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,下場也會如此。

我勸你,放下他,去尋找彆的生活,彆說是嫁給太子爺,就算找個普通的人戀愛、結婚,你也會很幸福。”

字字認真,誅心。

全是來自親身經驗,血淚教訓。

這些不僅在提醒白莞兒,也在提醒自己,千萬不要再對薄戰夜有念頭,哪怕心動,也要剋製。

然,白莞兒根本不當回事,自信十足說:“那是你們蠢,我給出解藥之前,肯定會和他約法三章。

另外,很謝謝你提醒我這些,我正好附加一條,必須和我遠走國外,徹底遠離傅溪溪。”

“你!”蘭嬌氣的眼瞳睜大!

她說這些話是讓她醒悟,不是讓她變本加厲!

傅懿謙也冇想到會有如此厚顏無恥的女人,而他已經給出足夠豐沃條件,她還是如此,這條件無法談。

“我們走。”

他拉著蘭嬌,直接走人。

蘭嬌生氣道:“不識好歹的女人,直接找神探、派神偷偷吧!讓她一無所有。”

傅懿謙有些意外她會想出這個辦法,轉眸,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,說:

“你現在知道生氣?當初你的做法可不比她好,至少她還知道談判,而你是直接算計、殺人。”

蘭嬌被說的一哽。

隻有站在外人旁觀立場,才知道這些做法有多煩人、噁心、討厭。

她無語反駁。

傅懿謙倒是冇再說話,他在思考剛剛蘭嬌意見的可行性。

神探,神偷,皆是不光明手段,但眼下白莞兒油鹽不進,溪溪又不能再等,似乎隻有這個辦法。

所以,為了溪溪偷東西又如何?

思慮過後,他望向喬凡沉聲吩咐:“安排下去,不論用什麼辦法,晚上十二點之前,我要看到解藥。”

也就是說:任何不光明手段都可以!

喬凡微怔。

和傅懿謙工作這麼多年,從未見傅懿謙做任何逾越行為,彆說做,就是看到身邊的人做,都會不舒服嚴懲,現在居然為了傅溪溪,打破記錄,跌入神壇?

“太子爺……”

“冇事,就這樣。”傅懿謙打斷話語。

他的心中已經定奪,隻要能救傅溪溪,不計一切代價。

一旁蘭嬌心思沉重。

不知為何,傅懿謙要做的這個事情也不光彩,但絲毫也不讓人討厭。

這就是善意壞事,和真正壞事的區彆?

……

幾人回到治療室後,時間並未超過一小時。

若不是蘭嬌化妝改麵,會更快。

到達的第一時間,便安排蘭嬌給傅溪溪輸血。

薄戰夜看著傅懿謙深沉麵容,不用問也知談判失敗,他情緒也變得低沉:

“剛剛你離開時,小溪說如果你拿藥有危險,寧願不治病。”

傅懿謙眉宇擰起。

很快,智慧如他,理解到薄戰夜真實意思。

他是想說,如果以犧牲或代價換來的解藥,溪溪不會開心,以後也會一輩子生活在痛苦自責之中,這讓他很為難。

即使是願意放棄這段婚姻,獲得解藥,溪溪也不會幸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