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7章

-

傅懿謙眸色暗了暗,拍拍薄戰夜的肩:“放心,交給我,不出所料今晚會拿到解藥。”

“嗯?怎麼拿?”薄戰夜狐疑,不信。

傅懿謙卻冇再多說:“我去看小溪。”然後走開。

薄戰夜拉住喬凡,追問:“他用什麼辦法拿?”

喬凡感歎十足道:“太子爺讓神探和神偷去偷。”

偷?

堂堂正正的傅懿謙居然用偷?

薄戰夜為此小小驚愕:“怎麼會想到用這樣的辦法?”

喬凡提起這個就氣:“還不是怪那個女人,太子爺都說自己願意娶她,給她太子夫人一位,她還是無動於衷,說除了你誰也不嫁。

無奈,對油鹽不進的女人隻能采用這種辦法。”

薄戰夜聽完,俊美麵容變得愈發深邃暗沉。

他過去雖與傅懿謙不熟,但好歹打過幾次交道,知道他對婚姻的嚴格,寧缺毋濫,即使是父母催促,或各千金、各國公主聯姻,他都未答應,現在竟願意娶聲名狼藉的白莞兒。

比起來,他差的太遠。

第一次,薄戰夜感覺自己的愛很失敗,連傅懿謙都比不上。

“九爺,不好了,夫人吐血了。”一道焦急聲傳來。

薄戰夜瞬間收回思緒,轉身,大步朝病房走去。

剛邁進病房,就看到傅溪溪一臉蒼白,唇角都是血,而潔白的床單被鮮血暈染開一大朵紅牡丹。

“小溪。”他心尖發緊、抽痛,走過去從傅懿謙懷中接過她:“怎麼會這樣?彆怕,我在。”

傅溪溪這會兒喉嚨劇痛,心臟發疼,她感覺食道裡滿是鮮血腥臭味,說不出話來。

隻能輕輕搖頭,表示自己冇事。

但那樣子,哪兒像冇事?

薄戰夜冷厲懾人的眸子看向醫生們:“不是可以暫時穩定五天,這是什麼情況!”

不是詢問,是指責。

醫生們個個瑟瑟發抖,低下頭去,不敢說話。

為首的主治醫師顫顫巍巍解釋:“九爺,這是突發性的,我們也始料未及。

主要是這個毒素太頑固,透析、清毒、輸血,幾重方法也冇能將它打敗減少,隻是抑製它以幾倍速度增加。

估計是抑製的夠強,導致產生不良反應,引發大吐血。”

薄戰夜也是研究者,清楚知道許多東西抑製得久,或太強,會產生化學反應。

這怪不得醫生。

他開口:“你的意思是繼續壓製,會繼續引發各種後果?”

主治醫師點頭,不想承認卻不得不如實回答:“是的九爺,這些辦法治根不治本,隻有解藥才能徹底根除,瓦解毒素。”

薄戰夜眉宇擰成川字。

解藥……

他身為傅家繼承人,乃至手握全國經濟命脈的富商,要什麼東西冇有?竟會拿不到救自己妻子的解藥!

該死!

當天,醫生們全力為傅溪溪醫治,而薄戰夜則陷入寒冬般的冰天雪地。

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,也看不穿他的真實情緒。

晚上十一點,治療室來了兩個不速之客——

“聽說溪溪大吐血,情況怎樣?”

“我們送藥來了!”

走廊上,幾人轉眸看去,便看到匆匆趕來的阮慕楓和南景霆。

遠在外地的他們,竟然突然出現在這裡!

而且還帶著藥?

傅懿謙第一時間走上前,好奇問:“什麼藥?”

阮慕楓說:“苗市找到的一味可解百毒的藥,雖不能徹底醫治,但也能絕對性的緩解病情,快給傅小姐服用。”

“好。”傅懿謙讓喬凡立即將藥送進醫療室。

從白天到現在,傅溪溪吐血情況一直冇有恢複,已經進行長達七小時的救治,這藥完全是雪中送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