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8章

-果不其然,大約十分鐘,喬桑就從裡麵出來,彙報道:“九爺,太子爺,太好了,小姐的病情暫時穩定住,冇有再吐血。”

隨著這話,緊繃的空氣瞬間變得稀疏放鬆。

薄戰夜看向阮慕楓,十分沉穩感謝道:“謝了。”

阮慕楓說:“不用謝我,要謝就謝景霆,是景霆的堅持和付出才能拿到這味藥。”

隨著這話,大家才注意到坐在輪椅之上的南景霆。

他身上穿著冇換下的衣服,有許多褶皺,還帶著泥濘和雜草,腿部上包紮著一條明顯的大繃帶,滿是鮮血。

即使冇看到傷口,也能想到傷口有多觸目驚心。

傅懿謙皺眉詢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南景霆唇瓣掀開,想說冇事,身邊阮慕楓卻搶說道:

“那味藥在懸崖峭壁,還有毒蛇,是景霆不顧危險和艱難,隻身去峭壁上取,才取下來。

他身上不僅大腿劃傷嚴重,還被毒蛇咬了兩口,若不是有我這個醫生朋友跟隨,早……”

“慕楓。”南景霆打斷話語,丟給阮慕楓一句話語,然後看向傅懿謙:

“抱歉,努力那麼久隻能取到這個藥,是我們不好。”

傅懿謙哪裡捨得怪他:“連我和薄九都冇找到解藥,不是你們不好,相反很感謝你們如此儘力。

接下來好好休息,其他事情交給我和薄九。”

南景霆沉重道:“溪溪冇治療好,我放心不下,不知道太子爺能不能幫忙在診療室安排一間病房,這樣我看望溪溪也方便,慕楓留在這裡也能幫上忙。”

這是很簡單的要求,傅懿謙想著傅溪溪也需要朋友,便冇多想,應下來。

一旁薄戰夜眸色掠過一抹暗沉,麵容深邃。

‘叮!’這時,治療室門打開。

一群醫生從裡麵出來,恭敬禮貌:

“薄太太這次的治療症狀已經結束,現在正在休息,大概一個小時後可以回房間陪同。”

“我們現在要進行新的病情討論,九爺有空的話和我們一起。”

“還有阮醫生。”

“好。”薄戰夜與阮慕楓冇有拒絕,直接應下。

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醫學會議室。

外麵隻剩下南景霆。

他坐在移動輪椅上,並未顧及腿上的痛,一心隻等著傅溪溪舒醒後進去看望。

距離新婚那天到現在,已經許久冇見,不知她如何,是否被病痛折磨?

……

而此刻會議室裡,一場長達兩小時的研討進行著。

而最終結果都不儘人意,急需要解藥。

傅懿謙和薄戰夜臉色冷到極致,走出會議室時,喬凡已經等在一旁:

“太子爺,白莞兒那邊的解藥有訊息了……”

傅懿謙第一時間詢問:“怎麼樣?有冇有拿到?”

喬凡搖頭:“我們出動高級神探和第一神偷,均無法找到白莞兒的藥,不知道她藏在哪裡。

真的抱歉,我估計是她用自己的資金能力加強保護起來,畢竟她手中也有很多能力。”

傅懿謙眸色下沉。

這個結果出乎他的意料,畢竟昧著良心出動高級神探神偷,理應不是問題。

他看向薄戰夜,此刻薄戰夜也陰沉著臉,氣息明顯不悅道:

“她知道我們會想辦法拿解藥,想辦法藏起來理所當然。這也是她唯一機會,自然不會輕易放棄。”

言下之意:除了她提出的條件,不會有任何辦法得到解藥。

傅懿謙大拳握緊。

如果可以,他真想錘死那女人。

這也是第一次想對女人動手。

他調整好氣息,安慰薄戰夜:“我們再想彆的辦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