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29章

-薄戰夜心中卻已是煩亂萬千。

彆的辦法,他們可能想不到,小溪也未必能等。

更關鍵的是,傅懿謙為小溪願娶臭名昭著的女人,南景霆則犯險取藥,身手受重傷。

而他身為小溪老公,一無所做,毫無作用。

這讓他很挫敗!

到底,小溪是誰妻子,誰該負責?

薄戰夜邊想,邊朝病房走去。

到達門口時,卻聽裡麵傳來南景霆和傅溪溪的聲音——

“南大哥,謝謝你,其實你大可不必為我做那麼多的,這樣我會很愧疚。”

“傻,我和你之間愧疚什麼?小時候我們可是一起長大,相依為命。你說這些,顯得很客套疏離。”

“不是,主要是我……們都已經結婚了,我不該再影響你的生活,也找不到東西回報。”

這話讓南景霆微微生氣:“一定要有所回報嗎?

即使你結婚,我娶妻,也改變不了我們過去的友好關係,我永遠是你的南大哥,不圖回報。

還是說,你結婚以後,如果我遇到困難,你就對我視而不見?”

“纔不會,我也會幫你的!”

“那不就對了?”南景霆寵溺的拿過紙巾,替她擦了擦嘴角,將特意帶回來的新鮮水果無花果喂到她嘴裡,柔聲說:

“好好養病,其他的交給我們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嘴角揚起笑容,她覺得有傅懿謙,南景霆,薄戰夜,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

門外,薄戰夜沉重心情,再一次加重。

傅溪溪與南景霆關係如此之好,即使各自嫁娶,還為對方操心,他一個老公,還有什麼資格不做犧牲?

最讓他不舒坦的是,彆的男人對自己的老婆,比他給的關心更多,如果連解藥也是彆的男人所給,她這個老公置於何地?

越想,薄戰夜麵色越是深沉凝重。

他轉身離開,走到偏僻的通風口後,拿出香菸點燃,任由濃烈的尼古丁麻痹神經。

“九爺,你在想什麼?”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轉身,看到昏暗燈光下走出來的人——

捐血者阿嬌。

這是蘭嬌的假名,

每次見她,他都有種異樣的感覺,似曾相識,又不太喜歡。

“你怎麼每次在這裡?”

蘭嬌抿唇:“太子爺給我的活動空間很少,我隻能在這邊散心。九爺也喜歡在這裡散心嗎?”

薄戰夜不喜歡和外人閒聊,但這個阿嬌還是吸引他的好奇。

“偶爾。之前傅懿謙那麼對你,到底是為什麼?”

他覺得一定不簡單。

蘭嬌被問住。

她當時見到他又心生喜歡,想要平平常常接近,友友好好相處。

可傅懿謙以為她還要做壞事,就對她懲罰警告。

她一點也不怪傅懿謙,畢竟給她懲罰也是為她好,不然一點點念頭,會不斷擴展、放大,最後又無法收場……

這也是今天白莞兒所作所為帶給她的醒悟。

她開口道:“是我的錯,做的事讓太子爺不開心。九爺是在為薄太太的事情煩惱吧。

其實冇什麼的,如果真找不到辦法,還是以保住薄太太的生命為主,答應白莞兒吧。

她最後會明白,得不到你的人,也得不到你的心,主動放棄。

之前蘭嬌和秦千洛不都是如此,一個未婚妻,一個紅顏知己,全都失敗。”

薄戰夜擰眉,犀利而帶有審視目光看向眼前的女人:

“你到底是誰?為何會知道這些?”

質問,嚴肅,深沉。

蘭嬌手心一緊,他難道認出她了?

不,不可能的,傅懿謙不僅給她化妝易容,還給她安了變聲卡,他也絕對不會想到是死去的蘭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