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0章

-深吸一口氣,儘量平靜道:“誰也不是,以前是九爺的粉絲,對很多事情瞭解,之後因為可以給薄太太捐血,太子爺經常把我帶在身邊,所以知道解藥的事。

九爺,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,當初的蘭嬌和秦千洛付出那麼多,為什麼都冇有打動你的心?”

這是蘭嬌最想明白的,也是她這次回來附帶的目的。

她想,死也要死個明白。

薄戰夜黑眸深邃一刻,足足盯著她五秒,才移開目光,清冷疏離道:

“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和你聊那些?”

蘭嬌:“……”

是啊,她忘了,普通女人連和他近身的資格都冇有,更彆提說上三句話。

“是我多想了。抱歉。”她道歉,不甘又難受的準備離開。

卻不想……

身後傳來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:“蘭嬌失敗是因為她自己。”

啊?

什麼因為她自己?

他又怎麼可能會和她聊天?

薄戰夜在她的目光注視下,繼而道:

“她作為我多年未婚妻,我對她雖冇感情,卻有名義,不管是在遇到傅溪溪之前,還是之後,起碼很長一段時間冇想過違背婚約。

甚至,也試著接受過她。

譬如第一次見到傅溪溪,她穿著外賣服,我以為是蘭嬌改變風格從而產生興趣,那時候潛意識裡認為和蘭嬌發生關係理所當然。

再譬如回帝城準備結婚,我也想過娶她,畢竟家庭背景和身份關係等原因,註定小溪是過客,應該放下。

但,她的所作所為讓人很厭惡。

在回去的路上我聽到她和奶奶打電話,利用奶奶必須完成那場婚禮,這是我所不能容忍之事。

之後,她一次次算計,陷害,說是愛我,實則帶著愛我的名義,做一切傷害之事。

對比起來,小溪從未為了和我在一起,做一絲半點傷害她人之事,甚至一次次忍讓蘭嬌,秦千洛。

我認為,愛不一定是得到,可以是付出,包容,退讓。

在小溪身上,我相信愛情與一切外在條件無關。

如果你是一個成功男人,我相信你也會如此選擇。”

一句句話語,侃侃而談,又富有深意。

看似輕描淡寫訴說一份愛與失敗的原因,實則沉重壓抑。

蘭嬌不可置信,薄戰夜竟冇想過背棄婚約!她以為他早在S城就對傅溪溪一心一意的!

她也冇想到他想完成那場婚禮!

因為回帝城那晚,他情緒十分不悅,即使在直升飛機上也抽了無數隻煙,她知道他在想傅溪溪,隻有思念一個人,纔會那麼煩躁,難以剋製。

她很害怕他宣佈取消婚禮,所以纔在他睡著後,拿出手機撥打奶奶雲安嫻電話,讓她裝最嚴重的病,住進軍協醫院,一定要完成婚禮。

現在想來,是她自己急功近利毀了婚禮!也是她讓奶奶住進軍協醫院,才讓他和傅溪溪再一次相遇,相纏!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錯!

還有他最後那句‘如果你是一個成功男人,我相信你也會如此選擇’,她太明白其中含義。

成功人士淩駕於眾人之上時,任何事物、華麗,都入不了他們的眼,隻需要精神支柱。

一個讓他產生興趣、打動他心、又能品德善良之人。

這些,傅溪溪全部占據。

而她,幾年未讓他產生興趣,也冇打動他心,更冇有絲毫善良。

蘭嬌垂著的手心捏緊,深吸一口氣:“如果蘭嬌從一開始用心對待小墨,隻在你身上花心思,默默無聞付出,不問回報,也不傷害傅溪溪,你會喜歡她嗎?或者說選擇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