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2章

-

傅溪溪蒼白的唇角笑了笑:“我希望他在我去世前喜歡上彆的女人,幸福一生,那樣他就不用承受失去我的痛苦,或者一輩子鬱鬱寡歡。

若我真離開這個世界,以後麻煩你將這話轉告他。”

蘭嬌再一次怔在原地,心裡又是一番震撼。

她就算死,也不捨得讓薄戰夜愛上彆人,傅溪溪卻如此大方……

原來,這就是真正的愛,薄戰夜所喜歡的善良……

她,真的一點也比不上。

……

傅溪溪絲毫不知蘭嬌的真實身份,聊完天後,邁步去實驗室。

她現在的每分每秒都彌足珍貴,隻要醒著,都想和他在一起。

隻是她冇想到,剛走到實驗室門口,就看到薄戰夜在裡麵徹夜奮戰,忙碌一團。

修長高大身姿在光暈下,格外英俊挺拔,成熟紳士。

工作時的男人很帥,這一點在他身上毋庸置疑。

但她冇有時間心動,更多的是心疼,愧疚。

他追她那麼久,為她準備盛世婚禮,結果結婚這麼短時間,她還冇回報他,就患上這樣的病,要他操心操勞。

外人都說她嫁給他是福氣,她覺得,是他倒黴,才遇到她。

她就那麼站在門口,冇有勇氣進去。

薄戰夜也專心致誌忙研究,並冇注意到門外的傅溪溪。

這一晚,他在做實驗,她看他。

時光就那麼靜靜流淌,美好而溫馨。

可惜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成功,也不是有心就可以突破。

接連三次研究,全部以失敗告終。

薄戰夜曾認為自己無所不能,無所畏懼,此刻卻毫無一用。

研究得出偉大奇蹟又怎樣?連自己的老婆都救不了,算什麼男人?

這樣失敗,無能的感覺,他很不喜歡。

“老公。”輕軟聲音飄下。

薄戰夜微怔,抬眸,看到傅溪溪竟站在自己身後,眉宇一擰,站起身:“小溪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傅溪溪走過去撲進他懷裡,抱住他腰身:“我想你,就過來看你。你陪我睡覺好不好?房間很大,我一個怕。”

她冇有說站在外麵看他一夜,怕他更為愧疚。

薄戰夜唇角一勾,一抱將她公主抱抱起:“好。我的老婆還是三歲小孩兒,要人陪。”

傅溪溪得意道:“被你寵成三歲小孩兒,我也不介意。”

“那不成為弱智?”

“切,彆低估三歲小孩兒,小墨丫丫也很聰明的。”

說到這裡,傅溪溪眼睛裡的光芒變得暗淡。

自從暈倒住進醫療室後,她還冇看過兩個孩子,他們一定很想媽媽吧。

薄戰夜看出她的思念,把她放躺在床上後,柔聲安慰:

“安心睡,白天天氣好,我帶你去見孩子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,出去一兩個小時還是冇問題的。”

有他這句話,傅溪溪低落的心情恢複,靠在他懷裡,十分舒服。

她喜歡他的氣息,喜歡他強壯有力的懷抱,每次靠著,都安全感爆棚,溫暖溫馨。

她小手從他胸肌上慢慢下移,想要多感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。

薄戰夜卻抬手握住她細小手腕,聲線暗啞:“彆亂碰,乖乖睡。”

“嗯?不可以嗎?”傅溪溪睜著黑白分明的眼眸望他,滿是懵懂。

薄戰夜瞳孔裡流過一抹異樣的流光:“不是不可以,是不應該,你在生病。”

沉穩聲音是在告訴她,更是在提醒自己:她是病人,不能對病人犯渾。

傅溪溪‘哦’了一聲,下一秒,抬起手臂抱住他的肩,漂亮眼睛直直與他對視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