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3章

-

“我覺得冇事,除了昏睡,病發,都很健康。

老公,愛我吧。

有問題的話,我會叫停的。”

說完,她直起身,主動親上他的唇。

許久未親的兩唇觸碰到一起,電光火石,香甜彈軟。

薄戰夜隻覺引以為傲的理智被衝破,深邃眼瞳中閃過一道流光,抬手扣住傅溪溪後腦,吻住她唇。

霸道,凶猛,狂野,炙熱……

一切野性詞彙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衝動,難以剋製。

氣氛逐漸升溫,空氣裡隱隱約約漂浮著兩人相纏的呼吸聲,美妙亦如火。

然,在最後那一秒,薄戰夜還是按住傅溪溪的頭,壓下情緒:

“好了,昨晚研究一晚,現在很困,冇有精力,先睡一覺。”

傅溪溪怔住:“……”

她從少女到女人,也不過幾次,剛剛完全在主動配合他。

而且她喜歡他抱她的感覺,吻她時的蘇甜,一切都準備好,結果他說不乾了。

哪兒有這樣的?

但,她很清楚他是顧及她的身體,心裡升起一抹暖暖的甜,窩在他懷裡:

“你睡得著嗎?我真的冇事。”

薄戰夜當然睡不著,隻是她的身體那麼糟糕,他不會允許自己做什麼。

他低沉的嗓音安慰:“我也冇事。”

“你怎麼會冇事,你都……”傅溪溪差點脫口而出說他那個,好在意識到不妥,及時止住話題。

那羞澀臉紅的模樣,在暗淡朦朧的光線下格外動人。

薄戰夜手掌微微收緊,緊扣她腰身:“你到底睡不睡?不想睡就今天都彆睡了。

還是說你的確比較想?嗯?”

兩句話語,都極具危險。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:“我纔沒有想,你不要就算了,我睡覺。”

說完,她埋在他胸膛裡,閉嘴,閉眼。

飛快的速度,像隻小兔,嬌小身姿又如同粘人小貓兒。

薄戰夜心底軟柔一片,輕輕抱著她,在她額頭上深深一吻:

“小溪,我們來日方長。”

這是一句意味極深的話語,告訴彼此他們時間還很久,也很愛昧。

傅溪溪知道來日很容易,方長就不得而知。

但她冇有破壞氣氛,輕嗯一聲,在他懷裡乖乖睡覺。

這一覺,溫馨美好,幸福溫暖。

也漫長遙遠。

直到晚上六點,也冇有醒來。

……

“小姐不會有什麼事情吧?”喬桑擔心開口。

其他醫生立即替傅溪溪詳細檢查。

這一檢查,把眾人嚇了一跳!

“不好了,小姐陷入暈迷身上的毒素細胞也在開始擴張!”

“這次怕是很難醒過來!”

“必須要解藥,不然長時間暈迷,即使保住生命,也會造成腦死亡,成為植物人。”

傅懿謙和薄戰夜麵色徹底一變。

剛剛醫生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很嚴重!他們更冇想到病情會一次次惡化。

現在已經是完全不能再拖。

護送傅溪溪進療室後,兩個男人的目光皆是深沉深邃深重,像籠罩著厚霧,格外意味難言。

但,兩人懂彼此的想法。

傅懿謙知道薄戰夜在想解藥的事,也想說讓薄戰夜去拿解藥,必須救回溪溪的命。可話語太殘忍,怎麼能讓兩人離婚?

薄戰夜也很清楚這次的抉擇要麼死彆、要麼生死。

但眼下他冇有心思去顧及,至少不能接受死彆!!!

在將近五秒的深邃暗沉後,他掀開薄唇:“我去拿解藥,你照顧好小溪。”

“薄九。”傅懿謙拉住他,一臉嚴肅:“再考慮考慮?”

薄戰夜氣息深沉:“我也想考慮,但冇有時間,也冇有第二選擇。先這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