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4章

-說完,他推開傅懿謙的手,邁步直接離開。

這一走,代表著太多。

可傅懿謙冇有辦法和動力去攔。

畢竟,他也不願接受傅溪溪就這樣死去……

……

高級酒店內。

“白小姐,九爺來了。”服務員畢恭畢敬彙報。

坐在沙發上品嚐紅酒的白莞兒嘴角微微一笑,似乎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:“讓九爺進來。”

“好的白小姐。”服務員打開房門,一身黑色西裝革履的薄戰夜邁步進入房間。

那修長的身姿,很高!

周身自帶的氣場,清貴疏離!

怎麼看,都令人一眼萬年。

隻不過說出口的聲音薄涼至極:“我同意和小溪離婚,解藥給我。”

利落,乾脆,惜字如金。

白莞兒一笑,非常高興站起身,放下酒杯走到他麵前:“夜哥哥,我就知道你會這麼選擇的。

雖然吧,你是為了她才答應娶我,可是我還是很開心,以後你就是我的老公了~~

我們先辦離婚證和結婚證怎樣?”

薄戰夜聽及‘老公’兩個字,眸色加重。

他這輩子,隻認可傅溪溪做他妻子。

薄涼唇瓣掀開:“半個月,半個月後和小溪離婚。”

什麼?

“半個月?”白莞兒一聽不樂意了:“夜哥哥是想空手套解藥,當我是傻子?我冇那麼傻,你不跟我領證結婚,我是不會拿出解藥的。”

薄戰夜道:“我既然做出選擇,就不會騙你。

小溪病情嚴重,我需要看到她安然無恙,再找過渡原因,和平離婚。

否則她那麼聰明,會想到是解藥原因,也容易影響她康複。

不管你信與不信,這是我要求。”

白莞兒抿唇:“那你之後騙我,不跟我結婚怎麼辦?”

薄戰夜冇有回答,而是直接反問:“你直接說現在你想怎麼辦?”

“……”

白莞兒怔住。

明明有解藥,該占據上方的是她,為什麼他氣場還是那麼強,死死壓住她?

就因為她非他不嫁?

可她太明白,他做事有他的原則和選擇,現在答應這個條件,的確已經是他的退讓,再僵持下去,很有可能讓他改變主意。

想了想,她道:“半個月後可以,但你必須簽合同、錄像發誓,保證和傅溪溪離婚,且娶我為妻,還有,半個月後和我去國外生活,並且這半個月讓我進入你的婚房,現在就做裡麵的女主人,每晚你也必須得回家。”

薄戰夜最厭惡談條件、變本加厲的女人,偏偏現在傅溪溪命在弦上,他懶得和這個女人計較。

“可以。”

話落,他簽字、錄像。

算是給與傅溪溪離婚,和白莞兒再婚、蓋上一個印章。

白莞兒高興收起字據,隨即坐到薄戰夜麵前:

“夜哥哥,現在你可以取解藥了。”

說著,她抬起手解身上的衣服外套,動作格外誘人。

薄戰夜麵無表情,甚至眼睫都未動一下:

“藥在哪裡?”

“當然在我的身上呀,bra裡。”

白莞兒解下外套後,指了指自己潔白帶著粉色花朵的bra。

原來藏在那裡,難怪冇人查到。

薄戰夜目光寒沉,視線落在冒出的膠帶子邊緣,走過去直接拿出,轉身就走。

那利落決然的姿態,好似擺在他麵前的隻是不入眼的肉,還是肥肉!

白莞兒氣急又委屈,抬手拉住他:“就這麼走了嗎?”

薄戰夜冷著臉:“小溪等著救命,何況我們的合約是半個月以後生效,現在你無權要求我做任何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