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6章

-聞言,她冇有一絲懷疑,快速點頭:“好,那我不打了,你們也先不告訴九爺,等他明天過來再說。”

“嗯。”傅懿謙柔嗯一聲:“你先吃點流食,一會兒醫生給你檢查身體,換藥。”

囑咐完後,他走出醫療室,給薄戰夜報平安。

【溪溪醒了,安然無恙。】

……

此時此刻,薄戰夜的確在彆墅內與白莞兒用餐。

實際上是白莞兒每天等他回家才肯吃飯,他坐在那裡高高在上,清冷清雋,高不可攀,連筷子也未動一下。

‘叮咚!’

當簡訊閃進來時,他僅掃了一眼,狹長俊美的眼眸裡便流過一抹流光,起身欲離。

“夜哥哥。”白莞兒叫住他:“你每天早上五點就出門,晚上八點半纔回來,一整天都待在治療室裡,現在還要過去嗎?

雖說我們還冇有正式結婚,但畢竟即將成為夫妻,你確定要這樣做?

彆忘了,傅溪溪的命是我救的,不能太過分吧?”

薄戰夜修長身姿頓住,轉身,居高臨下望著她:“你也知道還未正式結婚?現在小溪還是我的妻子,康複醒來,我有權利過去看望。

何況,我最討厭管太多的女人,希望你不要那麼急於求成敗光我對你的容忍,不然即使結婚,日子也不好過。”

幾句冷淡的話語,說的白莞兒麵色蒼白,唇瓣咬出印痕!

她冇想到他這麼冷,卻又更懂這纔是真實的他。

何況她以他心愛之人的命逼他娶她,他又怎會對她和顏悅色?

她要做的是綁他在身邊,焐熱他的心!

這十五天太焦急,的確不好。

“現在還要攔著我出去?”男人輕飄飄又冷凝的聲音揚出。

白莞兒飛快搖頭:“夜哥哥我不攔了,我之前也不是那個意思,隻是想你多陪我一點而已。

冇事的,你去吧,多和傅溪溪相處一下,我們以後還有的是時間。”

她在展現她的寬容大度。

薄戰夜卻毫不領情。

因為她最後的一句話,讓他很不悅!也再次提醒著他和傅溪溪分彆的時間。

他徑直走出去,坐上車後,拿出一支菸點燃,煩躁至極!

救傅溪溪,是他作為丈夫應儘的責任。

現在她醒了,他們要麵臨的卻是分離。

如何交代?

……

深夜十二點,薄戰夜纔到達醫療室。

“九爺。”一旁負責監護的喬桑打招呼。

薄戰夜做了個噤聲手勢,示意她離開,之後走到病床前,替傅溪溪檢查傷口和身體狀況。

她的手術完成的非常好,再加上用的是蘭嬌血型和器官,十分匹配,因此整體狀況不錯。

隻需要好好休息,靜養一週,便可出院。

出院時間……和分彆時間相差無幾。

薄戰夜眸光深邃深沉,褪下西裝外套,躺在傅溪溪身邊。

小女人呼吸均勻,氣息裡雖有福爾馬林,依然卷夾著自身的香甜氣息。

縱有千般不捨,但此刻感受著她的真實存在,他還是不後悔當時決定。

隻要她平安,一切值得。

隻是以後彼此人生,無法風雨作陪……

不過讓薄戰夜小小輕鬆而又意外的是,接下來一週時間,白莞兒除卻發訊息關心,毫無打擾。

看來,她還不算太蠢。

他安心在治療室裡陪傅溪溪康複,照顧飲食起居。

“老公,你怎麼找到解藥的?”第七天,傅溪溪康複的差不多,有精力詢問事情。

對她而言,隻有幾天的生命獲得解救,還換好腎,完全像夢。

做夢也夢不到這麼美好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