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8章

-

相反,男人纔是下!半!身思考動物好嗎!

也不知道曾經哪個男人為了和她過二人世界,把孩子安排到彆的對方的!

她有苦說不出。

薄戰夜看傅溪溪氣呼呼的可愛模樣,嘴角淺淺一勾,湊過去臉,在她臉頰上一親:

“乖,童言無忌,彆和孩子計較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損壞她名義也就算了,還樹立自己的好形象!有這樣的男人嘛!

算了算了,看在重獲生命的份上,不和他計較。

她索性順著他的意思:“嗯,對,我們九爺大人不僅擁有天人之姿,還紳士完美,一出場就吸引無數老弱少女的目光,讓每一個人都掉進愛河,我也超級超級喜歡,一看到就移不開眼,邁不開腿,可以了吧?”

薄戰夜唇角一笑:“可以。這真心話我喜歡。”

傅溪溪心肌梗塞:“……”

越說越亂,她懶得再理他,上樓準備洗澡換衣服。

這些天在治療室裡雖然也乾淨,可身上的藥味很不舒服,而且按照老習俗,醫院裡的衣服要全部丟掉,洗去一身黴運的。

誰想……剛拿著衣服邁進浴室,後腳薄戰夜高大修長的身姿就走進來,將她抵在牆壁上:

“老婆,解釋一下移不開眼,邁不開腿,是什麼樣子?”

咳咳!

她是隨口說的,他怎麼還當真了?

“就……字麵上的意思。”傅溪溪尷尬解釋。

薄戰夜漆黑深邃眼眸鎖著她,俯身,在極近的距離說道:

“我打算讓它變成實際。”

實際?

傅溪溪瞬間想到新婚夜第二天她的慘狀,秒懂意思!

慌張臉紅開口:“孩子和爸媽還在下麵等我們吃飯,現在不可以。”

薄戰夜挑起她的下巴:“那晚上?”

傅溪溪冇想過要拒絕他,康複出院和自己的老公如膠似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何況他們才新婚!

可……讓她就這麼明著答應還是十分害羞的,她如蜻蜓點水,聲音小如蚊蠅。

模樣誘人到極致。

薄戰夜親住她唇,一番霸道的深吻索取,隨後剋製放開她:“穿套好看的bra。”

然後高冷矜貴走出去。

傅溪溪宛若雷劈,一個人怔在原地!

好看的bra!

她每套都好看啊,他想要哪套……

不對,哪兒有他這樣提前提要求的!

好羞!

晚上,一家人齊聚一團吃熱氣騰騰的火鍋。

隻有失去過的人,才知道這般簡單的生活有多溫馨美好,彌足珍貴。

傅溪溪全程都很深情的望著大家,感受這幸福的氛圍。

之後,她端起酒杯,很認真感謝:

“爸,媽,謝謝你們給我那麼多的愛,還在我和夜哥繁忙的時候照顧好小墨丫丫,這杯敬你們,我愛你們。”

傅正愷柔和寵溺:“一家人說這麼客氣做什麼?都是我們應該做的。”

國雅琴:“對了,溪溪,你不是不能喝酒嗎?”

傅溪溪笑道:“媽,我今天很高興,想喝。”

說完,她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,然後重新倒上一杯,轉而對傅懿謙說:

“大哥,特彆特彆謝謝你,曾經看到蘭梟對蘭嬌溫柔備至,我很羨慕蘭嬌有那麼好的哥哥,但遇到你以後,我才發現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。不用再羨慕任何,

還有子揚哥、子俊哥,你們也很好,有你們,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。

我愛你們。”

一杯酒,再次飲下。

傅子揚傅子俊本來想攔,可見著傅溪溪喝下去,隻好也端起杯陪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