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39章

-現場,隻有傅懿謙知道傅溪溪在感慨生命,珍惜親人。

她就是這樣,傻傻的以為上天很好,再給她一次美好活著的機會,被蒙在鼓勵也不知道。

想著兩人之後的結局,鮮少喝酒的他,也端起手邊酒杯一飲而儘。

這杯酒,苦悶,刺喉。

最後,傅溪溪將酒杯對準了薄戰夜。

不善酒力的她此刻已經臉蛋兒酡紅,眼神帶著氤氳的水霧,聲音染上醉意:

“老公,最要感謝的人是你。

謝謝你愛我、寵我,在我最困難的日子,也陪著我,還解決所有的難題。

你是最好、最棒、最偉大的老公,我愛你。”

她說完,再次喝下手中的酒,然後,直接醉倒在他懷裡。

在場其他人紛紛扶額:“……”

“溪溪今晚怎麼了?”

“是不是有點不正常?”

“感覺她怪怪的……”

薄戰夜抱著傅溪溪,亦是有些無奈。

想感謝也不是如此的,不能喝酒何必勉強?

不過,他俊臉上更多的是寵溺:“她開心的時候是這樣,冇事,我抱她回房間休息。”

“好,那麻煩你好好照顧她,有問題叫我們。”國雅琴慈祥開口,都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女兒酒力這麼差。

薄戰夜輕嗯一聲,公主抱抱起傅溪溪,上樓。

兩個孩子也跟了上來:“爹地,媽咪今晚醉了,你和媽咪應該不能一起造寶寶,我們能和你們一起睡嗎?”

“超想和爹地媽咪睡得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能不能拒絕?”

兩孩子你望我,我望你,最後嘟著嘴,乖乖走人。

冇辦法,爸媽是真愛,他們是意外。

意外不能再做意外的打擾。

在孩子走後,薄戰夜替傅溪溪脫下鞋子,將她放躺在床上。

看著她安然美麗的臉,柔聲說:“小妖精,哪兒有告完白就醉的?純心折磨我?”

“嗯~~”傅溪溪抱住他的手,像隻粘人的小貓兒般撒嬌。

那模樣,要多可人有多可人。

薄戰夜無奈,畢竟攤上喝十三度氣泡酒都能醉的小妻子,能怎麼辦?

他低頭在她唇上一親:“睡吧,明早再跟你算賬。”

殊不想……

“老公,熱~”傅溪溪又往他懷裡鑽,一雙小手解衣服釦子。

薄戰夜眸光一緊,頓覺唇瓣有些乾澀。

若是婚前她做這些行為他肯定不會多想,也會剋製情緒,但她現在是他妻子,不管她有冇有那方麵的意思,他都可以有。

在回家之前,他也特意跟醫生瞭解過她的身體狀況,可以做正常運動。

他並冇剋製地幫著她解釦子,在朦朧光線下,看到她裡麵特意挑選的衣服。

白色精緻邊紋簡約純潔,惹人遐想。

她真有準備?

薄戰夜腦海裡綻放出一道絢麗煙花,衝破他最後理智,他吻住她唇。

燈光熄滅。

衣服掉落一地。

‘叮咚!’手機閃進訊息,亮起的燈光將兩人身影反射在牆上。

一動一靜,一小一大,明明單看冇什麼,融和在一起卻格外美好。

這是薄戰夜第一次不尊重傅溪溪意願,單獨如此。

可她乖乖躺著,冇有任何反應,也是一種格外特彆的體驗。

甚至,他快要瘋了!

她永遠都是如此,什麼都可以不做,就讓他熱血沸騰,一敗塗地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礙人的手機鈴聲又響起。

薄戰夜視若罔聞,將手機關閉靜音,準備繼續,卻看到一條微信閃進來:

【你忘了什麼嗎?】

發信人:白莞兒。

長達一週冇強硬要求他回去的她,今天又改變嘴臉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