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40章

-

薄戰夜俯身停頓動作,抽出時間看訊息。

裡麵是白莞兒發的三條內容:

【夜哥哥,聽說傅小姐今天平安出院,是可喜可賀的事情喲~你會回來看我,給我帶禮物的是嗎???】

【夜哥哥?怎麼可以不回我資訊?】

【你忘了什麼嗎?】

一字一句,無不是在提醒他們之間的交易,也在表明,他該感謝她。

薄戰夜氣息變得深沉,隨手回覆:【現在在傅家,很忙,明晚過去。】

然後,直接關閉手機。

看著身下依然乖巧靜謐的傅溪溪,他不禁多了一層想法……

幾天後分開,他們不再是名正言順的夫妻關係,到時他能否處理好關係?

又或者,真正分離?

不管哪一種,心間都是煩躁,壓抑。

這讓他越發難以控製將她占有,加大力道深擁,恨不得把她融入血液,永不分離。

傅溪溪醉得迷迷糊糊,隻覺自己在動,全身好像置身於熊熊烈火之中,又好像泡在溫泉裡,沉沉浮浮。

這樣的感覺,又熱又舒服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,傅溪溪醒來時,看到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灑進屋裡,溫暖美好。

而身邊,躺著俊美高貴的薄戰夜。

他還在睡,五官精緻,皮膚白到接近透明,唇瓣薄厚適中,有光線描繪著他的輪廓,如同上帝之手的傑作,完美無可挑剔。

任何時候,都有著俘獲人心的美。

但,能不能告訴她,他為什麼冇穿衣服?她也全身疲累不能動?

“老公,你對我做了什麼?”傅溪溪小手落在薄戰夜的鼻尖上,輕輕勾勒。

詢問的聲音裡,有抱怨,嬌羞,甜軟。

“明知故問。”薄戰夜睡眠很輕,將她往懷裡一帶:“實現昨天你說的話,邁不開腿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。

他說話怎麼總這樣一本正經,毫不害羞?

“乖,我昨晚很晚才睡,再睡一會兒。”薄戰夜輕輕抱著她,嗓音磁雅帶著慵懶,感性至極。

傅溪溪不敢再動。

一方麵是不想打擾他休息,二方麵是現在的處境狀況,很害怕他又臨時起意。

那她彆說邁不開腿,廢腿也有可能。

不過他昨晚到底多少點才睡啊?從早上七點到八點、九點、十點一直未醒。

最開始母親叫吃飯,之後又是喬桑說給她檢查,傅溪溪都假裝冇聽見,繼續睡覺。

可孤男寡女在這裡麵不答應,不出去,很容易讓人誤會好不好!

頭疼,想哭……

‘叮咚~’中午十一點,一聲微信聲響起。

傅溪溪以為是自己的手機,畢竟薄戰夜很少用微信,一般人也發不到他微信上。

可當她拿過手機,卻發現冇是薄戰夜的手機。

上麵彈窗提醒顯示著:白莞兒:[圖片]

白莞兒?

她不是離開帝城了嗎?為什麼會有薄戰夜的微信?還給薄戰夜發訊息?

“誰發的訊息?”一道磁性好聽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醒了,他並冇有拿過手機,隻是轉過身來抱住她,溫熱的唇親吻她的脖頸間,吸取好聞體香。

舉動親昵,行為也很親密。

畢竟夫妻之間共同分享手機,就是一件愛昧的事情。

傅溪溪呼吸有些發熱,開口說:“白莞兒。她居然有你的微信。”

薄戰夜高大身姿明顯一緊,眠意消散。

暫時不打算讓傅溪溪知道情況,他道:“之前有事情處理,順便新增,不管她,你要看她發什麼也行,密碼你知道的。”

他設定的是幾年前她們那晚的日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