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44章

-

傅溪溪雖然心裡安慰自己薄戰夜不是那樣的人,但心裡還是莫名心虛,而且有一抹前所未有的忐忑和緊張。

像是預感到會出事一般。

她下意識放輕聲音走到書房門口,然後就看到裡麵的場景——

薄戰夜坐在書桌前整理資料,穿著白色吊帶睡裙的女人站在他身邊扭扭捏捏,明顯在討他開心。

那衣服,透明又暴露!

那張臉,精緻可人,喜笑顏開帶著固執嬌嗔。

是白莞兒!

她怎麼會和她老公在一起!還如此愛昧!

‘砰咚!’傅溪溪手中的手機掉落,整個人如同雷劈。

聲音吸引屋內的人。

薄戰夜順勢轉眸,就看到站在書房門口一臉發白,滿眼錯愕的傅溪溪。

他劍眉一擰,起身,箭步走到她麵前:“小溪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白莞兒也冇想到傅溪溪會突然過來。

過來也好,正好知道夜哥哥很快就是她的人。

她絲毫也冇慌張,風輕雲淡坐在書桌上,露出那修長細白的雙腿,無形炫耀著什麼。

傅溪溪看著那畫麵,氣到全身發抖,心臟劇痛。

她望著薄戰夜,感覺喉嚨被堵了塊巨大石頭,足足一分鐘,才從喉嚨裡擠出沙啞顫抖的聲音:

“為什麼?你不是說去實驗室?為什麼會和她在一起?在我們的婚房?”

薄戰夜對此刻狀況有些頭疼棘手。

還未想好如何解釋,傅溪溪想到什麼,直接拿過他身上的手機,解鎖打開。

然後,她看到他們的微信聊天記錄:

【夜哥哥,聽說傅小姐今天平安出院,是可喜可賀的事情喲~你會回來看我,給我帶禮物的是嗎???】

【夜哥哥?怎麼可以不回我資訊?】

【你忘了什麼嗎?】

【現在在傅家,很忙,明晚過去。】

【夜哥哥,答應我昨晚的,你又要食言嗎?】

【在看電影,把他們送回家後再過去,大概十點。】

【不要,除非夜哥哥你今晚給我特彆的獎勵?抱著我睡,我就答應你。】

一段段聊天,親密甜蜜。

果然,他在騙她!

他根本不是去實驗室,而是來見白莞兒!給她送禮物!

昨天晚上和她親熱的時候,也在跟白莞兒發訊息!甚至之前也有聯絡!

傅溪溪隻覺世界裡有東西崩塌,崩潰從心間瀰漫至五臟六腑,刺得每個血液每個細胞都在發疼!

她氣的話都說不出來。

薄戰夜黑眸幽邃,心疼。

他上前想要解釋: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“那是怎樣?”傅溪溪崩潰到額頭劇痛,歇斯底裡:

“什麼樣的原因,能讓你在我待在治療室的時候就和她聯絡?每晚八點半就過來陪她?

什麼樣的原因,能讓你狠心對病床上的我說謊?還信誓旦旦?

什麼樣的原因,能讓你在和我親熱的時候,和她發訊息?

那時候你想的是誰?是我還是她?

還是,你覺得我睡著了,一邊和彆的女人發訊息,一邊跟我親熱很刺激,所以昨晚……”

“傅溪溪。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聲音帶著濃重寒氣。

他漆黑深邃眼眸盯著她:“你把我想成什麼人?我在你眼裡就那麼肮臟?”

“不是。”傅溪溪直接否認。

薄戰夜以為她要反省,改變話語,結果下一秒就聽她說:

“正因為你在我心裡、眼裡,不是那種人,所以,我冇想到有一天會看到你和彆的女人在我們的新婚彆墅裡,還穿著那樣的衣服。

更冇想到你會丟下孩子和我,來和她赴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