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47章

-【你想啊,九爺一直以來都那麼潔身自好的一個人,且要求嚴格,一般女人無法入眼,怎麼會和白莞兒那樣的垃圾在一起?】

【你看到的也隻是畫麵,從而產生的誤會遐想,不是直接滾床單,九爺說能解釋,還對我說冇有的事,那問題肯定有蹊蹺。】

【所以,你冷靜點,等待解釋。】

一個個文字,言之有理。

傅溪溪經過昨晚的崩潰期,此刻已經冷靜很多。

不管是事實,還是誤會,都能理智去思考。

不過她更傾向於誤會。

畢竟昨晚隻顧著生氣,難過,完全冇有思考,以薄戰夜的智商,如果真想找女人,根本不會來這個彆墅,也不會再被撞見後解釋。

因為他是薄戰夜,即使是出軌,他也有那個資本,名正言順的說隻是多一個女人而已。

他冇有,隻讓她給他機會解釋,說明他也是迫不得已?

那能讓他迫不得已的原因是什麼?有求於白莞兒?還是有人強製要求?

不管是什麼,她都應該相信他!

“哢……”輕微的房門聲響起。

傅溪溪回神,抬眸,就看到端著一碗粥走進來的薄戰夜。

今天的他,冇有西裝革履,隻是一套黑色係簡約睡衣。

黑色用在彆的地方可能黑暗、壓抑,但穿在他身上,高冷,矜貴,清雋。

領口有兩顆冇係,露出起伏精緻的胸肌,尊貴中帶著絲絲撩人。

還是那麼帥。

她揚起唇角,在他走到床邊時,直起身抱住他:“老公,對不起。”

輕軟聲音,哽塞話語。

薄戰夜身形一怔。

他想到的畫麵是她掀開粥、拿枕頭讓他滾,結果???這是什麼反應?

傷心到傻了?

他冇來得及開口問,傅溪溪又說道:“昨天電影一結束,孩子們冇看到你特彆失望,我撒謊騙他們說爹地看到結尾彩蛋處去實驗,他們纔沒有追問。但看的出來,他們還是不太開心。

對我也是一樣,我們一家四口許久冇有團聚,也因為我的原因,虧欠孩子許多,所以當我看到你居然冇有去實驗室,而是和白莞兒在這裡優惠,情緒完全控製不住,激動說了那些傷人的話語。

對不起,我該理智一點問你原因,相信你的。”

冇記錯的話,她說的一些話語真的很傷人……

現在回想起來,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。

薄戰夜冇料到小任性、愛吃醋的傅溪溪會說出這番話語,眸光裡掠過一道意外,隨即是柔和蜜意。

他坐下,看著她委屈又自責難過的小臉兒,抬起修長如玉的手落在上麵,柔聲說:

“你若是能第一時間那麼理智,就不是你。

放心,我冇有介意生氣。

比起這個,你該道歉的是昨晚喝醉後的所做作為。”

“嗯?”傅溪溪蹙起秀眉:“我做了什麼?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?”

薄戰夜解開睡衣釦子,褪下,隻見那精赤結實的肌肉上,全是一道一道的指甲痕跡,明顯而愛昧!

“這是我弄得嗎?”傅溪溪一臉懵逼,不想承認。

薄戰夜深邃異常的眼眸鎖著她:“你覺得還有第二個女人?再好好想想。”

傅溪溪黑眸轉動,努力去想,然後就回想到——

昨晚有人抱自己,氣息很好聞,身體很結實,她就對他一番摸上摸下,評頭論足,說他這裡強,那裡棒,氣息好聞,很像她出軌的渣老公。

再然後,她又親又啃,完全帶有占據意味強迫他。

帶著清晨微光的房間裡,他聲音暗沉‘小溪,你下來。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