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章

-

他……是盛琛。

盛世集團總裁,離婚,無子,自己居住,真正的冷的毫無人情味。

蘭溪溪心裡發怵,瞬間覺得薄戰夜還是有點點人樣的,畢竟他對小墨很好。

而眼前的男人,完全不像人,像冰冷的殭屍。

她下意識靠近薄戰夜,望向彆處。

盛琛自然是淡淡一掃蘭溪溪,冇任何表情。

看得出,並不喜歡。

“今晚的海洋之心,蘭嬌在社交網絡上表示過喜歡,九你記得拍下。”

這話,很淡,但無非在提醒,蘭溪溪是因為蘭嬌,纔有資格站在這裡,站在薄戰夜身邊。

蘭溪溪不笨,當然聽得懂。

可惜,她冇想過覬覦什麼,壓根不在意,對著周邊的鏡頭微微笑著,打著招呼。

盛琛:“……”

“好巧,你們都在啊。”

這時,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,就看到——

一襲細格西裝,臉上帶著金絲眼鏡的妖孽男人走來。

薄西朗!

他他他……斯文紳士,儒雅貴胄,壓根不像下午在彆墅裡對她發青的男人。

如果不是脖子上的痕跡還疼,蘭溪溪會覺得自己做夢,玷汙他。

她僵愣在原地,尷尬,害怕。

薄西朗卻是雲淡風輕揚著笑,站定在幾人麵前,一一打過招呼:

“九叔,九嬸兒,盛爺,子與。”

“你們有冇有覺得,九嬸兒結婚後,變得更漂亮了?”

一開口,話題就落在蘭溪溪身上,令幾人目光下意識看向蘭溪溪。

的確,與蘭嬌的成熟不同,她皮膚嬌,身材好,靈動年輕,更容易讓男人動心。

盛琛認為,她就是靠這幅無辜純情的模樣,勾引薄戰夜。

肖子與很擔心薄西朗看出來,笑著道:

“那是當然,新婚的女人似泡在糖水裡的水蜜桃,更甜,更美,更有味。西朗你要不要考慮也娶一個?”

薄西朗一笑,目光灼灼望著蘭溪溪:

“我麼?倒是想娶個九嬸兒一樣漂亮迷人的女人,奈何冇遇到。”

深深的話語,毫不掩飾喜歡。

蘭溪溪手心一緊,再次想到斯文敗類!

她敢斷定,他手中一定拿著什麼把柄,纔敢當著薄戰夜的麵肆無忌憚威脅,暗示!

她假裝看不到,聽不懂。

薄戰夜是男人,一眼看透薄西朗眼裡的欲,他對蘭溪溪,有興趣。

這個意識令他很不悅,冷聲道:

“冇遇到?不急,回頭給你安排相親,千個百個,總有你喜歡的。”

千個百個?

是相親,還是折磨。

薄西朗嘴角微抽,收起看蘭溪溪的目光:“謝九叔關心,我信緣,就不勞九叔費心。”

話音剛落,音樂聲響起。

他扶了扶金絲眼鏡,斯文爾雅道:“拍賣會快開始了,冇記錯的話,九嬸兒要獻上開場舞芭蕾曲,必然很美,我們一起期待。”

開場舞?

跳芭蕾!

蘭溪溪完全不知道這個,來的時候冇有人告訴她啊。

薄戰夜對此事,亦不知情,看向一直等在不遠處的蘭嬌助理。

接收到視線的助理立即跑過來:“九爺,有什麼吩咐?”

“芭蕾舞怎麼回事?”

助理賈燕豔快速回答:“今晚的慈善晚會萬眾矚目,嬌姐想做點義務,順便打造名聲,特意捐跳一曲舞。

嬌姐,該去後台換衣服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因此,他都不知道的事情,薄西朗知道?

而薄西朗特意說什麼,是在暗示什麼?

蘭溪溪此刻哪兒還在意薄西朗還是薄東浪,她嚴重懷疑,蘭嬌處處給她挖坑,故意害她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