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0章

-她說:“你冇理解到重要意思,我的意思是你背叛我,我才背叛你,隻是想嚇唬你,不要背叛我。”

薄戰夜眸光深了一下,隨後淺笑一下:

“傻,如果一個男人背叛你,還會在乎你背叛他?”

選擇背叛時,就代表不愛。

至少對他而言是如此。

傅溪溪微怔,氣鬱。

說來說去,就冇法嚇唬住到男人是不是?

薄戰夜看她氣呼呼的模樣,到底是冇再計較這個問題,沉聲說道:

“放心,不會給你那個機會。”

傅溪溪錯愕抬眸。

他的意思是永遠也不會背叛,包括這次?

看著他眼眸中的篤定,她心臟竟‘噗通~~’一聲漏拍,墜落進去。

不管如何,她相信他。

……

陪孩子吃飯時,薄戰夜手機響起簡訊,來自白莞兒:

【夜哥哥,你和傅小姐解釋清楚了嗎?要不要我幫你?】

薄戰夜拿過手機,直接回覆:【不用,我自有分寸。】

他很少碰手機,用手機發訊息更是鮮少。

傅溪溪幾乎下意識想到他是和白莞兒聯絡,但,既然答應他給時間,信任他,就暫時不要懷疑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努力壓下心間的不悅,剝一個蝦放到他嘴邊:

“老公~~嚐嚐這個蝦,超鮮的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關閉手機放到一旁,張嘴吃下:“的確不錯,主要是你剝的味道更好。”

“那我又給你剝好不好?”傅溪溪準備去夾。

薄戰夜卻端過那盤蝦放到自己麵前,磁性低沉聲音道:“女孩子照顧好自己就好,不用照顧男人。相反,男人應該照顧女孩子。”

說著,他剝一個放到她麵前。

傅溪溪心裡一陣甜蜜,張嘴咬下蝦:“謝謝老公。”

之後,薄戰夜一邊給她剝,一邊給兩個孩子剝,完全擔任起完美老公和好爹地的表率。

傅溪溪在交往之前,完全冇想到薄戰夜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麵,畢竟整天冷張一張臉,高貴疏離的像不屬於這個世界。

不過正如那個詞所說,外冷內熱,越是冷淡的人,內心越溫暖。越是表麵禁.欲斯文的人,越狂野敗類。

他在那個的時候真的很……

咳咳!

想什麼呢!

傅溪溪快速拍頭,揮去所有不乾淨的想法,低頭吃飯。

接下來的兩天,讓她十分意外,薄戰夜居然冇碰手機,也冇和白莞兒見麵,天天陪在她和孩子身邊,甚至形影不離。

一家四口生活的很愜意幸福,好似那天的插曲隻是一個夢,一縷煙,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
隻是……

哪怕是一個夢也影響晨起的心情,一縷煙也能嗆人。

傅溪溪等待著第三天的解釋。

她想,解釋完,他們一家四口就可以真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她也不會再介意那晚的事情。

可她完全冇想到,等來的不是解釋,而是離婚。

他居然跟她說離婚!

當天清晨。

傅溪溪醒來時,便看到薄戰夜修長矜貴的身姿在整理房間,不管是小物件,還是衣櫥,都被他整理的整整齊齊。

她錯愕不已,帶著慵懶和睏意的嗓音詢問:“老公,你在做什麼?那些事情我來就好啦~~”

薄戰夜聞聲,走回床邊,溫柔望著她:“誰規定女孩子一定要做家務?記住,懶一點,很多事情男人可以做。”

“可是你的手好矜貴,能實驗,能賺錢,又好看,不該做家務。”傅溪溪握著他的手欣賞。

蔥白如玉,修長且指骨分明,又不是很細那種,帶著陽剛,格外好看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