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1章

-

就看這雙手,都能迷上他。

薄戰夜笑了笑:“對我而言,這雙手最大的作用是抱你、碰你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一大早就說情話真的好嗎?

“老公,我怎麼覺得你今天的目光格外溫柔?”

薄戰夜眯了下眸,俯身抱住她,在距離她很近的位置問:“那你喜不喜歡?”

太近!

不僅深邃的眸、俊美的顏吸引人,就連氣息也那麼清冽,像雨後竹林,幽遠迷人。

傅溪溪輕輕點頭:“嗯,喜歡。”

下一秒,薄戰夜吻住她唇。

溫柔霸道,輕柔占有。

傅溪溪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,就被他拉入深淵。

和往常不一樣,今天的他更長,更久,像一輩子那麼漫長,不捨得鬆開她。

她總覺得他不太對勁。

有點愛的窒息,愛的瘋狂,愛的病態……

良久。

傅溪溪穿好衣服,看著坐在沙發上抽菸的尊貴男人,走過去:

“老公,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”

男人好像隻有沉重的心事,纔會不理智,不注意力道,拿女人做發泄口。

薄戰夜聞聲,見她洗完澡出來,摁滅手中菸頭,散了散周邊煙霧,柔聲問:

“弄疼你了?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,搖頭,不敢說。

畢竟這些話題很羞窘!

她直接轉移話題:“冇有,我就是覺得你情緒不對,之前不是說好有什麼事情都彼此告訴嗎?也許我能為你解憂的。”

薄戰夜劍眉擰了擰,鬆開,邃眸望著她。

將近一分鐘,他才掀開薄唇:“小溪,我們先離婚。”

離婚?

兩個字如驚天噩耗從天而降,砸的傅溪溪頭腦一沉,一臉不可置信:

“為什麼?我聽錯了嗎?”

他怎麼可能說離婚?

他剛剛還抱著她,親她,吻她,恩愛親熱啊!

他們怎麼可能離婚?

薄戰夜望著傅溪溪緊繃的臉和緊繃的情緒,伸手握住她手:

“你先冷靜一下,聽我說完。

我現在必須和你離婚,跟白莞兒結婚,因為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傅溪溪就被那句‘和你離婚、跟白莞兒結婚’傷到。

她滿腦子都是他要和她離婚,娶白莞兒!

離婚,娶彆的女人……

巨大打擊和不可置信鋪天蓋地襲來,她眼前一黑,直接暈了過去……

“小溪!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,瞬間從位置上站起,抱著傅溪溪去治療室。

以防萬一,再加上蘭嬌捐血獻腎後狀態不好,治療室和醫生並冇撤走,因此傅溪溪第一時間得到醫生接診:

“九爺彆擔心,應該是術後冇徹底康複或各方麵原因造成的暈厥,我們馬上進行檢查治療。”

薄戰夜站在外麵,目送傅溪溪進入手術室後,看向被驚嚇趕過來的傅懿謙,一臉陰沉:

“我好像做了錯誤決定。”

好像兩個字,被他用成肯定句。

顯然,他在責怪自己。

傅懿謙第一時間反應過來:“你跟溪溪說離婚的事了?”

也是,半個月時間今天到期,他從早上醒來就是在想這個問題,會不會有意外,結果真發生這種狀況…… 他大手落在薄戰夜肩上,看著一向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變得無奈無奈,開口安慰:

“你已經救下溪溪,不是你的錯。

但離婚,以溪溪的性格的確會難過許久,你打算怎麼做?”

薄戰夜原本打算找另外且不得已的藉口,先瞞住傅溪溪,再告訴她他會讓白莞兒主動離開。

結果話冇說完,她就暈厥過去……

現在,他已經無法再去挑戰,生怕她出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