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2章

-

“你陪小溪,之後第一時間告訴我狀況,我去找白莞兒再談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徑直離開。

傅懿謙目光下沉。

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兩人不要離婚,但……白莞兒那女人的性格,根本不會放手。

這世界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無賴。

……

酒店。

白莞兒已經換上一條白色裙子,打扮精緻,見到薄戰夜到來,連忙揚起笑容:

“夜哥哥,我們可以去了領證對不對?”

開心,得意,喜慶。

跟在後麵的莫南西忍不住冷嗤:“嗬,像我們家九爺自願和你結婚一樣,有冇有逼數。”

白莞兒嘴角一抽,委屈尷尬。

偏偏無言否認。

再一看,一旁的‘新郎’薄戰夜冷著臉,寒著氣息,的確不悅,被迫。

她手心捏了捏:“那又怎樣,我和夜哥哥還是會結婚,會幸福到老的。”

嗬,做夢!

莫南西恨不得一拳打爛這女人的臉。

薄戰夜低冷聲音揚出:“除了結婚,還有冇有彆的條件可談?”

言下之意:不想結婚。

白莞兒臉色一白:“你想毀約?我把解藥給了,也給了你半個月自由時間,你現在想毀約?”

薄戰夜掀唇:“本就不是情願的事,現在隻是為彼此著想。

你可以開任何條件,我認為對誰都好。”

白莞兒可笑一笑:“如果我不同意,要麼是你娶,要麼是傅溪溪把命給我呢?”

薄戰夜俊臉一沉:“你應該明白,不管哪一個,對你都冇有好處。”

“冇有又怎樣!”白莞兒情緒失控,目光直直望著薄戰夜:

“我當年追你那麼久,你對我視若不見,你的家人也對我鄙視至極。

這幾年,我在國外拚命豐滿自己,帶著金錢和地位回來,可是你還是對我棄之如屢。

現在有這機會,哪怕飛蛾撲火,哪怕到死也捂不熱你的心,我還是要捂!

你自己答應的事也請做到,不要每次拿著我愛你的縱容,就次次違規。

總之,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,你配偶欄那裡的名字不是我,那就拿傅溪溪的命過來還我。”

白莞兒說完,幾乎不給薄戰夜機會,轉身走進裡麵的房間,閉門謝客。

莫南西氣到握拳:“九爺,這個女人太不要臉了。”

薄戰夜麵色深沉深諳。

整件事情,白莞兒的確過於強硬,態度惡劣,但選擇和她合作是自己決定,現在無權強勢要求她改約。

他修長大手揉了揉眉心。

‘叮!’

這時,傅懿謙發來訊息:【溪溪冇有大礙,已經結束治療,應該過兩個小時就會醒。】

薄戰夜鬆下心來。

不論現狀如何,至少傅溪溪活著,一切值得。

但他竟冇有去治療室的衝動,或許是無法殘忍告訴她要離婚的事實。

……

傅溪溪這場昏睡超過醫生預算時間,也或許是她潛意識裡不想醒來,不想麵對殘忍的現實。

當她醒來時,治療室裡隻有醫生和喬桑。

“小姐你醒了?太子爺剛剛出去吃飯,我馬上給他打電話。”

傅溪溪看著眼前的景象,腦海裡浮現的竟是暈倒前畫麵。

他說‘小溪,我們先離婚。’

他說‘要娶白莞兒’

她心臟一陣陣抽痛,依舊無法消化這噩耗。

“喬醫生,不用,我想一個人走走,靜靜。”

傅溪溪站起身來,朝外麵走去。

治療室很大,外圍采用全透明高級玻璃,可以望到外麵。

原本早上還是豔陽天,這會兒居然下起大雨。

是映襯她的心情,她的悲哀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