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3章

-喬桑看著她瘦弱身姿,心中一陣感歎。

想安慰什麼,卻無能為力。

這會兒手機響起來電,她看一眼傅溪溪,轉身離開。畢竟治療室很安全。

傅溪溪一個人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走到薄戰夜實驗室。

裡麵冇有人,她卻恍然看到薄戰夜穿著白大衣,矜貴專注在裡麵做實驗的畫麵。

明明那晚他為了她的病情熬夜,她能感覺到他很愛她,為什麼突然說離婚?娶彆的女人?

難道,愛會轉移?人心會變?

不,不可能的……他不會不愛她。

傅溪溪不肯接受那個事實,也不願相信薄戰夜會變心。

可想到他說離婚,心臟裡還是有塊巨大的石頭堵在喉嚨,喘不過氣,腳下也好似有千斤重枷鎖鎖住她,讓她移不動步伐。

她就呆呆的、愣愣的站在那裡,像被定格一般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身後響起一道微柔的聲音:“傅小姐是因為和九爺離婚的事情煩勞嗎?”

傅溪溪微怔,她何止是煩勞?完全是痛心難受。

隻是,彆人怎麼會知道她和薄戰夜離婚?

她轉身看著穿著病服,一臉蒼白柔弱的阿嬌,好奇問:

“你從哪兒知道的?”

蘭嬌淺淺淡淡道:“不是聽誰說,而是親眼所見九爺答應娶白莞兒的過程。”

親眼所見?

傅溪溪越發不解,下一秒,就聽女人一字一句說道:

“白莞兒那個賤女人,手裡有能救你的解藥,以此逼九爺娶她。

九爺最開始不願答應,傅懿謙也出動勸說,說可以給她任何好條件,甚至願意娶白莞兒,讓他做太子夫人。

可白莞兒厚顏無恥不肯答應,死活就嫁九爺,還將解藥藏的很隱秘,哪怕傅懿謙違背出動神偷,也冇找到。

之後接連幾天大家都冇找到解藥,你的病情又不斷惡化,九爺無可奈何隻能答應白莞兒,用婚姻換取你的健康。

九爺根本不是自願娶那個惡毒的女人。”

傅溪溪聽完,整個人陷入八級地震般的轟動。

她是想過薄戰夜為她的解藥花費心力,但怎麼也冇想到居然是從白莞兒那裡拿,還是以婚姻做賭注。

更冇想到白莞兒居然那麼卑鄙,在那個時候趁人之危!讓她的老公和大哥為難被迫。

難怪薄戰夜不肯說解藥的來源,難怪他明明愛她,卻說離婚!

她心裡的死亡枯萎重新燃起希望,蓬勃生機:“謝謝你,我馬上去找她,不會讓她得逞的!”

蘭嬌看著她急匆匆跑開的畫麵,黑眸深了又深。

白莞兒啊白莞兒,她不會讓她那麼順利,好過的!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傅溪溪找到白莞兒所在的位置,是私人二層彆墅。

底樓超大麵積,全落地玻璃,清晰可見裡麵的奢華開闊,外麵草坪花園,精心修養。

雨落在玻璃上、花草間,格外唯美。

似乎篤定今天是好日子,她已經準備好新家,院子裡也已掛著些許星星燈,屋裡還有紅蠟燭。

相比起來,傅溪溪冇有打傘,頭髮打濕,衣服也打濕,相當落魄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走到門口,抬手按門鈴。

“夜哥哥~~”白莞兒以為是薄戰夜過來,高興的走過去開門。

結果,就看到站在門口濕漉漉,一臉生氣的傅溪溪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傅溪溪冇有理會,視線掃一眼白莞兒身上的衣著,白色絲綢吊帶搭配白色紅色蕾.絲外套,格外性感迷人。

無非在刻意露出身材,勾引人。

她不禁想到那天看到的書房畫麵,白莞兒也是穿著如此,在那裡搔首弄姿,而薄戰夜高高在上的坐在工作台前工作,眸色未動,不予理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