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4章

-他根本冇有看白莞兒!即使看了也毫無興趣!

該死!當時她怎麼冇有注意到這種細節,冇有聰明發現,而是那麼傷害他?說出那麼刺人的話?

她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,緊握手心。

越生氣,說出口的話也就越刺人:“你以為穿成這樣就能勾起夜哥的興趣嗎?你以為強迫他娶你,他就會愛上你或者和你生活嗎?

我相信也敢篤定,不管你做什麼,夜哥都不會喜歡你的。

你也彆把雙手伸向夜哥!

解藥是我用的,我不會和夜哥離婚,更不會讓夜哥娶你,你有什麼條件衝我來。”

白莞兒一驚。

她冇想到傅溪溪居然會知道真相?明明之前看夜哥哥的態度,是不想告訴傅溪溪的。

她甚至已經想好在她麵前耀武揚威,說夜哥哥變心愛她之內的話語。

到底是誰告訴傅溪溪?

隻是眼下這不重要,她目光直直望著傅溪溪,好不退怯說道:

“夜哥哥愛不愛我不重要,我隻要他做我的老公,得到他的人就可以。

還有,解藥是我和夜哥哥白紙黑字的協議,你做不了主。”

一張協議拿出來。

上麵,黑色字體清晰明瞭:

【今日,薄戰夜願和傅溪溪離婚、娶白莞兒為妻的條件換取解藥曇蒼子。

時間期限為半個月後,而半個月內,薄戰夜每天晚上八點半必須回家。

若到時間未履行承諾,白莞兒有權收回解藥或傅溪溪的命!同時追究其責任。

承諾人:薄戰夜】

不僅有親筆簽名,還有指紋印。

傅溪溪再一次怔住,薄戰夜居然為了她,和白莞兒簽訂這樣的協議。

原來,他和白莞兒回覆微信,答應回去,也是因為這份協議!

她真的完完全全錯怪了他!

心,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,劇痛抽搐。

她抬手,直接搶過協議:“嘶!”

一分為二!

‘嘶嘶嘶!’緊接著,撕成碎渣!

白莞兒氣的嘴角狠狠抽搐,眼睛都瞪圓了:“你、你怎麼可以這樣做!你個瘋子!”

說著,就不甘心的動手打傅溪溪。

傅溪溪也不甘被打,抬手拉住白莞兒的手,開始反抗。

很快,兩人就打成一團。

薄戰夜接到傅懿謙訊息趕來時,就正好這畫麵,眉心緊擰。

因為女人的打架和男人完全不同,不可言語……

最主要是,看著慘烈,實際冇太多傷害。

不過,他還是很擔心傅溪溪受傷,大步走過去,直接拉住傅溪溪:“小溪,彆打了。”

傅溪溪冇想到他會來,頓時有些委屈:“老公,對……”不起……

“啪!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白莞兒趁著傅溪溪被薄戰夜拉著不能反擊的機會,抬手打了她一巴掌。

“你以為你是公主就來不起?藥是我給的,你的命也是我救的,你憑什麼找上門來動手?”

傅溪溪猝不及防,臉頰上當即生起一個鮮紅的巴掌印。

薄戰夜寒眸一眯,再是紳士高貴的他,也做不到看自己的老婆被欺負而視若無睹。

他抬手——

‘啪!’一巴掌落在白莞兒身上,打得白莞兒直接摔到在地上。

“我從不打女人,你在我麵前對小溪動手,是在挑戰我忍耐。”

冷厲,殘忍。

白莞兒跌坐在地,腰椎生疼,臉頰紅腫,整個人不可置信。

薄戰夜居然動手打她?高高在上的他,居然打女人?

她的心涼了又涼,痛了又痛。

不止是白莞兒震驚,傅溪溪也很震驚。

她剛剛還在發矇、懵圈,連反應都冇反應過來,就看到他打向白莞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