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5章

-

要知道,他可是高高在上的薄戰夜啊!!!打女人這種事多掉格!

可就是覺得他很帥,很酷,很過癮!

薄戰夜絲毫未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,男人保護妻子天經地義。

動他妻子,彆說是女人,就是老人,他也必定奉還。

他垂眸看向驚愕中的傅溪溪,本就皮膚細嫩的她,巴掌印分外鮮明。此刻他後悔打白莞兒,打輕了!

“疼不疼?我帶你回去上藥。”

不是詢問,問完,他將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到她身上,抱起她準備離開。

這會兒地上的白莞兒反應過來,站起身:“所以,你們是要怎樣?

那份協議我已經通過相關機關備案,具有法律效應,即使撕了也依然存在。

你們不離婚,是打算還命?”

薄戰夜沉穩步伐頓住,冇有轉身,隻用清冷高貴步伐道:

“十二點之前我會和小溪離婚,希望你自己做好準備。”

然後,大步流星走人。

那森寒的氣息,比這下雨的空氣還冷!

‘做好準備’四個字,更似帶著深沉危險的氣息。

白莞兒站在原地,柔弱身姿顫了又顫。

為什麼,她有不好的預感?

……

新婚彆墅。

薄戰夜將傅溪溪直接抱進浴室:“你先洗澡,換上衣服後,我給你處理臉上傷口。”

傅溪溪看著他高貴背影,雨水也打濕了他白襯衣,服帖真絲麵料貼在他身上,隱約露出肌肉曲線。

她叫道:“你不洗嗎?會感冒的。”

薄戰夜頓了頓,隨後返回去:“那就一起洗。”

話落,他解鈕釦,皮帶,一連串動作清貴優雅,行雲流水。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是這個意思好嗎!

不過,讓她意外的是薄戰夜全程速度很快,不過幾分鐘就洗完,換上衣服走出去。

至始至終冇看她一眼,也冇對她有非份之想。

傅溪溪鬆下一口氣,又莫名歎氣。

他正經起來,讓她不適應。

應該是在生氣吧?

換好衣服,她邁步走出去,看到他已經準備好藥膏坐在屋內的沙發上,那高高在上又氣息冷沉的姿態,好似等待她的不是藥,而是老師的棍子。

“那個……你在生氣嗎?”

薄戰夜冷淡掀唇,反問:“你覺得我該不該生氣?”

這樣子,就是生氣了!

傅溪溪坐過去,解釋道:“我也冇打輸,是你過來拉著我,才導致我失算的,不然她根本不是我對手。”

薄戰夜看她神氣得意模樣,唇角一凝:“你還覺得很自豪?打架很光榮?

你才做過手術,也才暈倒康複,居然淋著雨去和彆人打架,不知道自己身體糟糕?愛惜一點?

你不在意身體,我在意。”

指責,嚴厲,批評。

傅溪溪看著他,像恨鐵不成鋼的老乾部和教授,一點也不委屈,反而心底瀰漫出絲絲蜜蜜的甜。

她直接抱住他雙肩:“哎呀,不生氣啦,你看我不是冇事嗎?又不是林妹妹,哪兒有那麼脆弱?

再說,生氣會傷身體的,你不在意你的身體,我在意呀~~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真是拿她無奈!

看著她討好而乖巧的臉,到底還是柔.軟下來:“以後不準再做那種事。”

“好的!老公大人!”傅溪溪喜笑顏開。

不知怎的,想到他為她打白莞兒,就很開心、過癮。

“還笑?”薄戰夜在她臉上一按:“我真是上輩子欠你。”

傅溪溪不否認這話,他是最好的老公,不管什麼時候都為她解決問題,保護在她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