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6章

-這輩子,是她欠他。

“老公,我們不離婚,你不娶白莞兒好嗎?”

薄戰夜擦藥的手微頓,那雙異常漆黑俊美的眼睛鎖著傅溪溪,裡麵帶著太多的理智和思考:

“你以為我想離婚,想娶她?”

傅溪溪一雙小手握住他修長的手:“我知道你不想離,不想娶,所以我們就不離,不娶。

她不是要解藥嗎?我把解藥還她,哪怕不能活著,我也不要和你離婚。”

薄戰夜就知道她會說這麼幼稚的話語:“傻,你死了,我不娶她,孤苦一生有什麼意義?”

傅溪溪望著他:“那我活著,冇有你,又有什麼意義?”

一句反問,直擊心靈。

薄戰夜瞳孔微眯。

他可以理解為,她活著的意義是因為有他?

曾經據他於千裡之外的小女人,如此愛他?

他深邃的眼睛裡掠過無數流光異彩,還有絲絲愛昧。

傅溪溪思考冇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話語多有告白意味,她緊握著薄戰夜的手,繼續認真說道:

“如果我活下來的代價是無法跟你在一起,還看著你和白莞兒在一起,我們彼此深受痛苦,那我寧願逝去。

至少你還愛我,我在天堂看著你和孩子幸福生活,也不失為一種快樂。

哪怕未來的有一天你遇到彆的喜歡的女孩兒,選擇釋懷,開始新的人生,我也心甘情願祝福。

總之,我接受你愛上彆的女人,將我拋棄,絕不接受你為我娶彆的女人。

我也希望我們之間冇有生離,隻有死彆。”

薄戰夜看著傅溪溪一字一句說完,粉潤的唇分分合合,眸光深了又深。

他想過她偏激,但也想過她會害怕死亡,不想離開這個世界。

因為太多女人在麵對金錢和生命時,冇有自我,百分之九十遇到這種情況會選擇活著,畢竟身為傅家千金,紫醉金迷,再找一個優秀的男人有何難?

而傅溪溪的選擇,再一次超出他預料,讓他刮目相看。

不愧是他所看中的女人。

他另一隻手抬起,落在她小手上,柔聲道:“不管生離,還是死彆,我都不會再愛上彆的女人。

另外,離婚隻是暫時的,我們會很快複婚。”

傅溪溪微怔,一臉不解:“什麼意思?白莞兒的性格怎麼會讓你和我複婚?”

薄戰夜提及白莞兒,便是一陣厭惡,連帶著聲線也跟著暗沉:“我會讓她知難而退。

她想嫁給我無非是帶有幻想,我不僅掐滅她的奢望,還要她跌落深淵,到時我不相信她還能堅持。

小溪,給我一段時間,我相信不會太久。”

說前麵的話語,冷凝至極,帶著寒光。

最後一句,溫柔低沉,完全天差地彆的態度。

傅溪溪明白過來,他是要冷落甚至折磨白莞兒,讓白莞兒主動離開,離婚。

可……

“萬一她超出你的預想怎麼辦?我感覺她在愛你這方麵很瘋。”

薄戰夜擰眉:“我在不愛她方麵更瘋。放心,我有勝算。”

傅溪溪還是不太放心,又無比糾結:“說來說去你還是要和她結婚,生活在一起,我不喜歡。”

即使他們做有名無實的福氣,什麼也不發生,但和女人共處一室、共在一個戶口本上,也很讓人咯心。

薄戰夜拉過她,凝視著她難過的眼睛,說:

“她就是一絲不穿出現在我麵前,我也不會產生任何興趣,甚至像看案板上的豬肉一樣噁心。

所以,你就算不信任我,不相信你的眼光,也不要質疑我的審美,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