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59章

-

雖說兒子一直殘冷無情,高高在上,可什麼時候對女人動手過?

這一巴掌還打的那麼重!

在他們的注視下,薄戰夜居高臨時噙著白莞兒,聲音冰冷:

“她是我的母親,你應該怎麼稱呼?”

白莞兒後知後覺恍然她剛剛語氣不善,叫的是‘她’。

可,這不過是他的藉口罷了!

“夜哥哥,你冇有必要這樣的,我拿出最最珍貴的藥材救傅溪溪的病,難道隻換來你的打嗎?

你為什麼這麼狠心?”

薄戰夜冷嗤:“我說過,嫁給我就要做好承受代價的準備。

也忘了告訴你,我對不喜歡的女人很喜歡動手,家暴之內的,之後是常事。”

家暴……

不!

白莞兒臉色發白:“你是騙我的,你那麼紳士有涵養,根本不會家暴!你在嚇我。”

“是麼?”薄戰夜高貴的皮鞋踩在她的受傷,稍微用力,便令她痛叫不已。

十指連心!

他居然這麼殘忍!

白莞兒痛苦的想要抽手,薄戰夜卻並冇有給她機會,蹲下.身,與她對視。

這樣的動作讓腳力道更為加重。

她叫的撕心裂肺。

他冷如冰窟:“曾經我挑斷過蘭嬌的手筋,還讓幾個最肮臟的乞丐伺候她,我做的事情不止家暴。

因為我這輩子最討厭得寸進尺,趁人之危的女人。

你仗著有藥就無視小溪生死,逼我娶你,今天當著我的麵對小溪動手,完全是在挑釁我威嚴。

冇有人能欺負我的妻子。

現在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

我再說一次,你可以提離婚,十天內條件隨你開,十天以後想離婚,跪著求我都未必。

最後,在離婚前討好我父親母親,獲得他們喜歡,否則冇有資格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丟下這些冰冷的話語,他起身高貴矜冷離開。

連帶起的風都是冷的!寒的!

白莞兒手痛到極致,青腫一片,她的心也如萬刀劃過!

想過婚後得不到他的愛,但她冇想過這麼淒慘,殘忍。

她突然後悔和他結婚。

這樣一個魔鬼,羅刹,閻王。

可是……他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啊!不能放棄!

對,他現在隻是嚇唬她,折磨她,等熬過去,他就能看到她的好,她的愛。

之後,她也會想辦法除掉傅溪溪!

冇有傅溪溪,她就能走進他的心!

除了白莞兒,薄懷景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他看著薄戰夜長大,深知他的性格和習性。很少這麼張狂,尤其是對待女人。

隻怕他今天的所作所為,不僅是給白莞兒的懲罰,還是對他的警告示威。

他要他明白白莞兒的地位,意義,不準他再升起任何念頭和想法,更不能插手。

要插可以,下場一樣淒慘。

隻是他多想了,現在有傅家和傅懿謙,他躲還來不及,哪裡會插手?

……

今夜,傅溪溪亦不能眠。

她躺在兩個孩子中間,明明充實溫暖,心裡卻格外空虛寂寞,蒼涼害怕。

她不懷疑薄戰夜,隻是這樣的分離多多少少有些難受,也不知道白莞兒那個瘋子會做些什麼。

今晚是新婚夜,是否又會勾引?

想著兩人住在一起,睡在一起的畫麵,心裡又是一番壓抑。

哎!不想了!

她快速閉眼睡覺,不到一會兒便漸漸睡去,半夢半醒間,一道高大的身影將她身邊的孩子轉移到另一側,隨後在她身邊躺下,寬厚懷抱擁著她。

傅溪溪以為是夢,又或者是自己熟悉的幻想,下意識往他懷裡鑽了鑽,小鳥依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