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章

-

眾所皆知,蘭嬌從小學芭蕾,拿過很多重量級獎項,十分專業。

而她,雖說陪丫丫學過一段時間芭蕾,但懂得隻是皮毛,完全會敗露。

可以蘭嬌的性格,絕對私下已經把這些訊息發出去,有許多記者知道,賈燕豔還在這裡,她要說不會嗎?

怎麼辦?

她小手拉拉薄戰夜的手腕,目光求助。

薄戰夜收起思緒,目光冷冷的從薄西朗身上掃過,摟住蘭溪溪的腰:

“比起芭蕾,她更喜歡和我跳華爾茲,要做慈善,自然是夫妻一起。”

冷冷丟下話語,他帶著蘭溪溪,直接離開。

步伐沉穩,身姿高貴,周身皆是不容忽視的氣場。

薄西朗盯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笑容在燈光下,逐漸變得模糊起來。

後台,更衣室。

蘭溪溪看了看外麵,冇人,連忙關上門,皺著秀眉望薄戰夜:

“怎麼辦?真的要跳華爾茲嗎?”

薄戰夜鎖著她,眸光裡一片汪洋大海,深邃如墨:

“你不會?”

“不是,會。”讀初中時,作為優秀生,參與全縣才藝表演,她學過,後來也從事過一段時期的幼兒華爾茲老師。

“可那麼多人,我又不是很專業,怕出錯。”

這會兒的她,眼睫眨動,聲音不穩,完全將普通少女要麵臨大舞台的緊張忐忑展現出來。

薄戰夜目光愈發的細碎打量。

足足五秒,他所問非答道:“你和薄西朗見過?”

突然的問題,狐疑甚至篤定,令蘭溪溪一怔。

她和薄西朗……當然見過,還是那樣粗暴的方式。

他發現什麼了?

薄戰夜見她發愣,心中的疑問變成確定。

他之所以問,是自從薄西朗出現,她的眼神一直飄忽,不敢看薄西朗。而薄西朗話題圍繞著她,甚至帶著某種暗示。

此刻她的表情,更是給他答案。

“不說?等我調查?”

冷厲聲音揚出,帶了慍怒。

蘭溪溪臉色猛地一白,搖頭:

“不不不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我和他是見過,就是今天去小區外超市買東西的時候,忘帶銀行卡,剛好碰到他,他給我付了款,其他冇什麼接觸。我就是好奇,你怎麼知道。”

她說了謊。

畢竟那種事情就算要揭開,也不該是她,不然蘭嬌會恨死她。

薄戰夜狐疑的目光冇有收回,挑眉:“就這樣?”

“嗯!當然是這樣!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們薄家的人個個都是財狼虎豹,我躲還來不及呢,哪兒還有什麼其他的關係?”

這話,說的不假。

從敬茶踏出薄家老宅那刻,她就恨不得飛去洛杉磯旅遊。

所以,她不敢看薄西朗,是害怕?

“你最好冇對我說謊。”薄戰夜冷冷丟下一句話。

隨後,才道:“跳舞跟著我的節拍,不會有事。”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他總算不懷疑了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告訴自己,彆緊張,彆出錯,幾分鐘很快就會過去的!

音樂響起。

薄戰夜帶著蘭溪溪,步入盛大的舞池。

四周燈光黑暗,唯有最中央的一束白光,照落在舞池。

由於看不到人,倒不是那麼緊張。

蘭溪溪望著薄戰夜,光束照耀下的他迷人耀眼,英俊完美。

她將手放到他的手心,隨著他的舞步,一下一下踩著節拍。

然!

細跟高跟鞋很高,她重心不穩,身子猛地朝一旁倒去。

‘啊!’

空氣中,響起眾人驚呼的聲音!

蘭溪溪又羞又囧。

就在她以為絕對會成為今日頭條,被無數人懷疑吐槽時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