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0章

-殊不知,抱著她的是真實存在的薄戰夜!

當她大半夜被尿憋醒時,睜開眼就看到男人英俊立體的五官,嚇得小臉兒一皺:“老公?”

不對,他們已經離婚了。

“夜哥?”

薄戰夜睜開模糊深邃的眼:“嗯。”

嗯什麼……

她是好奇他為什麼會在這兒啊!

“你不是和白莞兒結婚?去她的彆墅嗎?”難道忘記了?晚上回錯家?

薄戰夜睏意減少些許,摟住她細腰:“這並不是影響我們的關係,也不影響我見你。”

傅溪溪???

“什麼意思?”

薄戰夜薄唇掀開:“字麵上的意思。

既然你醒了,我們做點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“不要!”傅溪溪快速推住他,一臉尷尬又小心抗拒:“不太好……若白莞兒知道,會恨意叢生針對我的。”

薄戰夜淺淺一笑,笑的好看,諷刺,又漫不經心:“不會,誰規定結婚不能找彆的女人出軌?協議上冇寫。”

咳咳!!!

他居然鑽合同空子,說的出這種話!

出軌什麼的,有點被震碎三觀。

薄戰夜望著小女人黑白分明的眼睛,眸光深邃一分,修長手指撫過她髮絲,道:

“彆多想,和你結婚,你是我唯一的女人,和彆人結婚,你也是我唯一的女人。

娶你,你是老婆。

娶外人,你是情人。”

這是什麼話!

她纔不要做情人好嗎!

可……男人極其低沉磁性的嗓音,格外好聽,那雙眼也異常深邃俊美。

三觀跟著五官跑,她怎麼有點迷糊?感動?心動……

薄戰夜不在給她機會,吻住她的唇。

輕柔淺嘗,循序漸進,溫柔至極,他的清冽氣息和野性荷爾矇混合在一起,令人沉陷。

傅溪溪如同陷進棉花糖裡,舔膩的她無法抽身。

隻是……

“彆,我尿急。”

薄戰夜動作微頓,黑暗中的深邃眸子看著她,是在打量她說的是真是假。

隨後,他道:“孩子在這裡,去洗手間也行。”

傅溪溪:“!!!”

他怎麼可以這麼理解!

她是真的被尿憋醒好不好!

嗚嗚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當傅溪溪醒來時,薄戰夜已經不在身邊。

若不是身上還殘留著他的氣息和疼痛,她會以為昨晚是夢。

‘叮咚~~’一旁手機微信響起,她伸手拿過,看到是薄戰夜發來的簡訊:

【早安,小溪,已經送孩子上學,帶孩子不知道情況,記得彆說漏。

之後要進行一場實驗,可能看不到訊息,晚點回覆。】

字裡行間,是身為父親的負責,小心翼翼,他想讓整件事無波無浪、輕輕掀過。

也有身為丈夫的關心,體貼。

傅溪溪看著簡訊,心裡甜甜的。

她以為他的那場婚姻,會將他們的關係推向彆的境地,可顯然,是她多慮了。

她也要好好工作!以最好的姿態迎接他回來,不辜負他!

接下來的時間,傅溪溪重新撿起工作。

不過,這次不是做手藝,而是宣揚帝國背景和古典舞,以及精美妝容,重新打造出史詩級國風。

因為跳舞是她從小的喜歡,回到傅家有幸學習後,她更為熱愛。

勤學苦練的結果是——她在故宮深夜下的一曲舞,一發出便引發巨大轟動。

纖細婀娜身材,優美舞姿,再配上那輕紗古衣,飄飄欲仙,如同月亮裡的仙子,美輪美奐,驚豔至極。

最主要的是臉上的妝容淡妝濃抹總相宜,細眉、紅唇,格外精緻。

【天!太美了吧!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