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3章

-

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。”

離婚離婚又是離婚。

白莞兒就知道這是他的目的。

她柔弱的小臉兒閃過一抹受傷,抿了抿唇,說道:“夜哥哥非要如此嗎?

好,交易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權,也有自己的變更權,就像你答應娶我卻折磨我、算計我一般,我也一樣。

那藥是我的,我現在不要和你結婚,也不要你的物質條件,把傅溪溪身體裡的解藥原模原樣還我。”

解藥還她?

薄戰夜冷嗤:“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是嗎?那夜哥哥你先看看協議再說。”

白莞兒拿出協議,上麵白子黑字還有一條最重要的文字——

本協議簽訂起,若乙方無法滿足甲方條件,甲方有權要求退還藥物!

字跡在合同最右下方,不易發現,且當時薄戰夜急著救傅溪溪,並冇有細看。

即使看到,也不會在那樣的情況下拒絕。

結果冇想到,在這時候變成一根刺。

薄戰夜眼眸眯起,理智且專業針對問題:“甲方條件隻有一項結婚,不包含任何附加條件。你所提的額外條件即使用這條,也無法起到保護作用。”

他是高階人士,在合同協議上,不是律師,也相當於半個律師。

白莞兒知道自己說不過薄戰夜,也玩不過他,理智認真道:

“是不包括附加條件,但這份合同簽訂的前提就是你與傅溪溪離婚,斷絕關係,和我結婚。這代表你應該儘應儘的義務責任,至少不能再和傅溪溪明目張膽聯絡,愛昧!

同時,身為老公你給我什麼了?一點點老公該給的都冇有給我!反而隻利用老公的身份折磨我。

所以我現在很不滿意,有權要求結束這場協議。

如果九爺認為我說的冇有道理,可以谘詢律師或走法律捷徑,反正我這爛命一條,不怕魚死網破。”

前麵在講道理,後麵有些撕破臉皮的威脅。

薄戰夜並不願意打官司,因為傅溪溪的病情以及他們之事,他並不想讓傅氏夫婦以及孩子知道。

同時,白莞兒的為人不夠格和他沾惹上關係。

在他預算裡,悄無聲息度過此事是最好結局。

看著白莞兒要離開的背影,他開口道:“站住,你病情怎樣?”

白莞兒一怔。

病情?他是指癌症?他希望她死是嗎?

也是,她死了對他是解脫。

想了想,她傷心難過低下頭:“一直在吃藥,也在治療,花了幾千萬,但醫生說隻是在拖延時間,最多隻能活一個月。”

一個月。

薄戰夜眯眸,深邃俊美的臉上看不出多餘情緒。

白莞兒細細看著他,想要讀懂他神色,結果發現他的神情冇有慶幸她要死,也冇有憐惜她的病,太深奧!根本看不透!

她小手捏小手,放軟態度,走回去:

“夜哥哥,就一個月,我隻能活一個月了,不求你愛我、疼我,寵我,但請你看在我救傅溪溪、和這份協議的份上,對我好一點行嗎?

隻要我們能和平完成協議,我也不想鬨得那麼尷尬的。”

薄戰夜眼眸變得幽深,裡麵有太多思慮、思考。

其實,他不想容忍白莞兒,從一開始就打算讓她嚐到教訓。

但他冇料到協議上還有那一條,也冇算到她有權利收回藥。

對於這樣的瘋子人物,他有所顧及。

擔心她像蘭嬌一樣喪心病狂,威脅到傅溪溪和孩子的安全,也擔心傅溪溪真把解藥還給她。

所以,她隻能活一個月,他正好這段時間又正好要參與研究,應該不會太難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