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5章

-想你的氣息。

想你的唇。

想你的一切。”

毫不避諱,毫不掩飾,甚至氣息裡帶著霸道的野性和侵略性荷爾蒙氣息。

像要把她吞入腹中。

傅溪溪小臉兒滾燙如火,她連一句想他都不好意思說,他卻能說出這麼多!

關鍵是,他還說的那般迷人,深情。

她推開他,問:“你讓我出來做什麼?”

薄戰夜抬手拉開車門,隻見——副駕駛位置上擺放著一束超大白粉色鬱金香。

這是一種極其漂亮,高貴,且溫柔的花,加之同色係花朵精緻搭配,美麗至極。

往常收到的鮮花都是玫瑰係列,這種高級的鬱金香比較少見,一眼讓人驚豔。

“好美!”傅溪溪忍不住感歎,伸手抱過來,結果讓她更驚訝的是——鮮花綁帶上還吊著無數隻口紅,一抱起來,便一一顯現。

每一隻都是當季熱品,外觀好看,閃閃發亮。

若單獨送口紅,根本不讓人意外喜歡,可這樣的方式,完全驚喜。

她像拉棒棒糖一樣全拉到懷裡,然後笑意瑩瑩望向身邊的高貴薄戰夜:

“怎麼送我這麼多禮物?”

薄戰夜不會說是三十天的禮物,接下來可能無法見麵,他抬手揉揉她的髮絲:

“送禮物還需要理由?想送就送。”

這句話,比起那些厭煩給女生們送禮物的男人,太動人!

傅溪溪嘴角的笑容越燦爛:“謝謝夜哥。”

夜哥兩個字太彆扭。

曾經薄戰夜怎麼聽怎麼喜歡,但婚後,還是老公最動聽。

他牽著她回屋,一邊道:“繼續叫老公。她聽不見。”

傅溪溪微怔,很快反應過來所謂的‘她’是白莞兒,還是有些尷尬。

不過在總統府這邊,好像的確不必那麼生疏。

“好的老公。”

當晚,薄戰夜竟出奇的冇有對傅溪溪做什麼,而是一起挨著孩子睡,柔聲囑咐她:

“最近多學習舞蹈,多做自己喜歡的事,開心一點。”

傅溪溪喜歡聽他的聲音,像成熟的大人對小孩兒循循善誘。

但總有那麼幾分不能照顧她的意味?

她好奇問:“你呢?你有事忙嗎?”

“嗯,”不出所料,白莞兒一定會答應。

薄戰夜冇有告訴她真想,柔聲道:“實驗室最近忙,可能冇多少時間顧及你們。”

說完,他還附在她耳邊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了句:“比起工作,我也想多做自己喜歡的事,譬如——你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砰然一紅!

哪兒有他這樣的!她又不是工作,更不是事物!

“討厭。”她想要推開他。

薄戰夜笑了笑,抱住她細腰摟進懷裡:“女人都愛口是心非?明明嬌羞喜歡,卻要說討厭,我還是比較喜歡誠實的身體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……

啊!怎麼每次和他聊天都這麼羞!!!

……

第二天早晨,薄戰夜特意等到孩子醒來,陪他們吃完早餐,才離開傅家。

傅溪溪送他離開後,手機響起一道微信聲。

‘叮咚’

是阿嬌發來的微信。

當初阿嬌告訴她薄戰夜換取解藥的真相,傅溪溪就對她有很好的印象,再加上輸血捐腎,她心裡總覺得虧欠,便新增了微信。

現在,她居然給她發訊息,還是關於薄戰夜的事情:【傅小姐,九爺和白莞兒的事情怎樣?他們結婚了嗎?】

傅溪溪都以為阿嬌已經回家了,冇想到會特意發訊息過來關心薄戰夜。

她隱隱覺得有些不對:【怎麼了?你很好奇這件事嗎?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