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7章

-“不用。”薄戰夜倒是掀唇,入座。

他的不多言,讓蘭嬌懸著的心落回原位。

隻是下一秒差點從位置上跌落在地!

隻因為薄戰夜說了句:“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麼單純好看的朋友?”

咳咳!

單純好看!他確定不是在挖苦她!

蘭嬌自然不會以為薄戰夜是在讚美,她臉蛋火辣辣的疼,一句話不敢說。

白莞兒氣的手心快掐出血!

這個女人不過是路邊的撿的平民,薄戰夜居然說好看?

哪裡好看!

為什麼他就看不到她的好、她的美!

她壓抑下怒氣,讓蘭嬌先出去,然後轉移話題:“夜哥哥帶了合同嗎?”

他們今天見麵的主要目的就是簽訂這一個月協議。

薄戰夜拿出,修長手指放在桌上。

白莞兒伸手拿過,上麵黑色宋體字清晰明瞭,成列的無比清楚。

【合作協議。

自今日起,薄戰夜在與白莞兒維持婚姻關係的一個月時間內,不與傅溪溪聯絡,且認同一同生活,相敬如賓。

生活期間,薄戰夜隻需要以禮相待,無需做其他任何事情,白莞兒也不得要求。

一個月後,若白莞兒離世,婚姻關係自動結束,若有幸健康活著,兩人婚姻關係也自動結束,白莞兒可以提出經濟類補償。

但此份協議一經簽字立即有效,隻要薄戰夜履約責任一天,白莞兒都不得再以不滿意為藉口,要求退還藥物。】

這……

完完全全是不公平協議!

畢竟白莞兒當初的條件可是一輩子!結果不知不覺變成一個月!還這麼的被動。

隻是……沒關係,沒關係的,她一定會抓住這一個月的機會,徹底留下他!

她開口說道:“我冇有過多意見,即使有意見也冇有作用,不過夜哥哥應該知道相敬如賓,以禮相待是什麼意思?

我覺得我有必要在上麵寫上詳細的內容資訊,不然夜哥哥到時候又鑽空子,我這小人物受不起欺負。”

薄戰夜既然做下這個決定就不怕她要求。

“可以。”他將筆冷冷丟給她。

白莞兒接過筆,在上麵認真寫道:

【薄戰夜一日三餐必須回家吃飯,晚上最晚八點到家。

薄戰夜必須和白莞兒同睡一屋,可以不睡一張床。

薄戰夜不得無視白莞兒,應正常交流、聊天,相處。

薄戰夜應對白莞兒做到最起碼的關心,照顧,不得羞辱、欺負,也不能看著彆人欺負而冷眼旁觀。

薄戰夜應給與白莞兒適當的妻子權利,譬如關心他,照顧他,都不得拒絕。】

薄戰夜看著幾條文字,淡漠的臉如敷冰霜。

在他看來,隻要不是套牢一輩子,這些都是小兒科。

因為這份協議最大的作用是白莞兒無權再要求退還藥物。

“冇問題。”他利用簽下,一式兩份,一人一份。

隨後道:“這一個月內,可以讓你朋友住進你彆墅。”

白莞兒一怔:“什麼意思?”

薄戰夜自然有自己的目的,但也自然不會告訴她,隻淡淡說:

“有她在,我可能更有心情回去。今天這頓午飯你們吃,我實驗室的確還有事情。”

然後,高貴地的起身離開。

白莞兒氣的直接摔碎手邊的杯具!

破碎杯具掉落一地,她覺得自己比杯具還要悲劇!

原以為冇有傅溪溪能開心一點,結果他居然看上一個路人?

這簡直是赤!果!果!的羞辱!

外麵。

偷聽到一切的蘭嬌見薄戰夜出來,臉色一變,快速走到另一側的樓梯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