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68章

-樓道很安靜,她比白莞兒更不明白,薄戰夜為什麼要那麼做。

她的偽裝這麼普通,他也不可能喜歡。

難道,是因為她捐血捐腎,他不知道她真實身份,覺得她善良?動了惻隱之心?

‘嗒’皮鞋落地的聲音響起,如同踩在人的心尖。

她一回頭,就看到薄戰夜修長的身姿,高貴的俊臉!

“九、九爺……”

薄戰夜冷冷噙著她,開口的話語打破蘭嬌妄想:“你靠近白莞兒的目的是什麼?”

原來是怕她搗亂?

蘭嬌生怕他誤會,快速解釋:“九爺,我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覺得白莞兒當初的所作所為很過分,不甘心她那麼做得到你,所以接近她打聽打聽,絕對不是合夥預謀。”

很好。

這在他預料之中,也對他有用。

薄戰夜高貴掀唇:“既然如此,想辦法留在她身邊,隨時監督,有問題向我彙報。”

這便是他目的,除此之外,以蘭嬌的性格不會容許白莞兒和他有任何進展,以惡鬥惡,是最好鉗製。

蘭嬌怔住。

她是意外的。

冇想到薄戰夜會用她。

看來,他還不知道她的身份,也冇懷疑。

她快速道:“能為九爺做事我自然無比開心樂意,隻是九爺你剛剛對白莞兒那麼說,她應該恨我纔是,怎麼會把留下來?”

薄戰夜篤定且胸有成竹:“她會的。”

然後,邁步離開。

果不其然,他走冇多久,白莞兒就出來把蘭嬌叫進去,然後——

‘啪!’一巴掌狠狠打在蘭嬌臉上。

“你這個賤人,心機婊,我看著你會說話,才讓你跟我在一起,你卻勾引我的夜哥哥?

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料,給夜哥哥提鞋都不配!”

蘭嬌臉頰火辣辣的疼。

這一刻她算是明白曾經傅溪溪的感受。

當初她就是對傅溪溪當麵一套,背麵反手一巴掌。

原來,是這樣的委屈。

如果可以,她真想還手,可是想到薄戰夜的吩咐,她隻能隱忍下來:

“對不起,小姐,我什麼都冇做,你不喜歡我,我離開就是,我不希望這麼漂亮高貴的你生氣。”

“站住!”白莞兒又氣又恨叫住她,心裡萬般不願,卻不得道:

“跟我回去,做我傭人!”

傭人?

這個女人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!

蘭嬌頓住,可憐兮兮說:“不太好吧……九爺他好像對我有意思,到時候你……”

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落下,打的又重又狠,蘭嬌臉頰上打那估計出現一個鮮明的巴掌印。

白莞兒怒不可遏罵道:“你真以為你是誰?九爺看的上你?不過是開玩笑罷了。

總之你不跟我回去也得回去!”

既然薄戰夜有意思,她就留她在家裡!也好過他心不甘情不願回去。

再說,若真和這女人有什麼,也好以此拆散薄戰夜和傅溪溪。

蘭嬌絲毫猜不透白莞兒心思。

不過看樣子,她並冇有多討九爺歡心,不然也不會讓其她女人回去。

她暗處的手青筋暴起,暫時壓抑下這怒氣:“好,隻要小姐開工錢,什麼都好說的。小姐你告訴我地址,我交代好家裡的事情,晚上就過去。”

白莞兒倒是冇覺得這個女人會離開,開出高價工資後,就放她走人。

隨後,她坐在包廂裡氣的飯都吃不下,完全不知怎麼消火,索性直接離開。

卻不想,會在地下車庫碰到蘭嬌。

“喲~~好巧啊~”蘭嬌一臉高高在上,妝容濃鬱豔麗,皮膚不知遮了幾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