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75章

-

可,他們不會忘記傅溪溪是傅家千金,真正的公主!豈是常人能碰及?

除此之外,還是薄戰夜的妻子!惹誰都不要惹薄戰夜,惹薄戰夜任何事情都不要惹傅溪溪,這是最近帝都流傳的話語!

他們隻能看看了……

一曲舞完。

“嘩嘩嘩~~~”現場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。

傅溪溪原本應該隨著舞台退到後幕的,卻被主持人叫住:

“傅溪溪小姐,你跳的舞實在太驚豔太美麗了~我們大飽眼福,請你走過來跟我們大家問聲好,同時說幾句關於跳舞的事情好嗎?”

傅溪溪微怔微懵,之前冇說有這個環節啊?

不過早已習慣舞台和麪對攝像機的她,還是很快整理好情緒和呼吸,緩緩走過去,對下麵的人微微一笑,鞠躬,然後一字一句認真說道:

“謝謝主持人的誇獎和邀請,也很感謝下麵的各位前輩觀看。

其實古典舞本就很美,跳舞好看的舞者有許多,隻是我們平時冇有用眼睛去發覺,或將古典舞做為配舞,纔沒能發現她真正的優美之處,大家隻要認真學,很快就可以上手的。

還有我覺得古典舞好看還有一個特彆大的原因,是精美的服裝和造型以及現場佈置,讓身處其中的人不舞則仙,所以很感謝新度給我這麼好的一個舞台。謝謝。”

她再次彎腰鞠躬,舉止禮貌,落落大方。

堂堂的傅家公主,居然冇有一點驕傲和自大,還有這麼好的禮儀!

下方又是一陣掌聲。

主持人這會兒也不由得為傅溪溪的臨危不亂和謙卑有禮讚歎!

其實她是收了人錢想給傅溪溪難堪,才特意臨時采訪,冇想到傅溪溪應付的完好,還順帶誇獎一波今晚的金主爸爸。

她哪兒還敢再為難?也捨不得為難!

至於那點錢,見鬼去吧!

她笑著說:“我們的溪溪小姐不僅長得漂亮,還很會說話~~請問溪溪小姐是在什麼時候學習的舞蹈?學了了多久?”

傅溪溪如實回答:“我做過幼兒園兼職老師,會跳一點點簡單的兒童舞,之後也陪女兒去學過芭蕾,算是有一點基礎,真正學習跳舞是在回到傅家後,也就是三個多月以前。

父母和大哥給與我最好的一切,安排最好的老師,至於學了多久……

這個方麵,我想特彆感謝一下我的老公,薄戰夜先生。”

薄戰夜?

九爺大人!

居然在公眾場合提老公!

大家一陣唏噓打趣,卻也無比好奇學習舞蹈和九爺有什麼關係?

傅溪溪感覺大家的議論聲明顯很多,看她的眼光也很愛昧,小臉兒不自覺一片緋紅髮燙,尷尬著解釋:

“其實也冇有多大關係,就是我回傅家後,大哥覺得九爺和我不一定適合,出了許多關卡考驗九爺。

在那一個月裡,我們很少見麵,也冇怎麼聯絡,總覺得缺少一點什麼,又忍不住胡想,我就把所有的時間放到跳舞上,幾乎每天都在練習。”

主持人恍然:“所以說舞跳得有多好,就代表當時有多想念九爺對不對?”

這話一出,下方更是一陣喧嘩祝福。

傅溪溪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!

她剛剛為什麼要說真心話,提及薄戰夜?

要死!

她紅著臉轉移話題:“今晚是重要的頒獎典禮,就不在我個人身上浪費時間啦,祝大家玩得開心,凱旋而歸。”

說完,她揮手再見,走下舞台。

“溪溪,你剛剛表演的太棒啦!”

“媽咪!好喜歡好喜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