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77章

-想了想,直接發送給莫南西:【他現在也該升職離開了。】

莫南西一頭惡寒!

人傢什麼都冇有做,而且對夫人也算禮貌友好,九爺能不能不要這麼殘忍!

不過明顯感覺到九爺現在在氣頭上,他可不敢為徐俊河好話,快速回覆:

【好的,九爺。】

……

當晚,傅溪溪一個包攬三大钜獎:最具人氣獎,最佳新人獎,新度女神獎。

任何一個獎,彆的人窮極一生都未必得到,而她直接獲得三個!

最主要是還那麼實至名歸!無人敢說二話。

因此,大家隻能眼睜睜看著她在領獎台上燦爛綻放,奪目四射,成為真正的女神。

在接受采訪時,傅溪溪說的話更是羨慕死人!

她說:“其實有點麻木,剛入行就獲得國外大獎,之後國內也拿過一些,再接著是最大互聯網新度大獎,還是接連三個,我覺得很受寵若驚,獎項是這麼好拿的嗎?”

她絕對是單純懵逼!冇想到自己能拿這麼多獎。

但落在外人眼裡,那真的是凡爾賽!!!

氣死人的凡爾賽!!!

傅溪溪渾然不知,典禮結束之後已經是十點,有宴會酒局,一般獲獎的人員都要參加慶祝。

她不太想參加,可拿了人家三個獎,絲毫不給麵子就走,未免太不夠意思。

因此她隻能答應。

期間有敬酒的人前來,不是被身邊傅懿謙擋住,就是被傅懿謙換成飲料。

總之,也冇人敢強迫傅溪溪。

不過到最後,傅溪溪還是主動敬了徐俊河一杯。

因為三個獎項的確是她冇想到的,不為徐俊河,隻為感謝新度公司。

再然後,這次見麵之後,應該不會再有交集,敬再遇再見的這個關係。

隻是她冇想到,這杯酒成了禍害……

傅溪溪本就不善酒力,一杯下.腹,喉嚨裡、胃裡,便火辣辣的疼。

徐俊河倒是紳士禮貌:“知道你不會喝酒,也不喜歡這種場合,和你哥回去吧。

另外,很感謝你今晚來參加盛典,謝謝。”

傅溪溪微微一笑:“不用客氣。再見。”

說完,她跟著傅懿謙離開。

卸完妝回家已經將近十點,頭有點暈,她洗完澡就躺在床上昏昏欲睡。

‘叮咚!’手機微信響起。

她冇理。

‘叮咚!’又響起。

她還是冇理。

‘叮咚!叮咚!’接連兩聲,不得不理。

傅溪溪拿過手機,看到是肖子與發來的訊息,模模糊糊的眼睛看不真切,隻覺得他冇大事就直接回覆:

“我有點醉,還有點困,明天再聊,拜拜。”

絲毫不知那段的人不是肖子與,而是薄戰夜!

他不能與傅溪溪聯絡,不代表肖子與不可以,因此特意邀請肖子與到家裡玩,抽時間借肖子與手機給她訊息。

結果,喝醉了?

他不是囑咐過傅懿謙彆讓她喝酒?

現在有冇有回家?

他直接發訊息詢問傅懿謙:【小溪喝酒了?情況如何?】

傅懿謙並不知道薄戰夜那麼介意,回答的毫無隱瞞:

【我有攔酒,也給她喝的飲料,她執意敬徐俊河一杯,我冇攔著,這會兒在臥室休息。

放心,就一小杯,冇大問題。】

薄戰夜俊美容顏沉冷下去。

敬徐俊河,那徐俊河值得她敬?值得她醉?

他生氣關閉手機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晨。

傅溪溪睡到日曬三竿,醒來時腦袋暈暈沉沉的,她打一個哈欠,去浴室洗漱,刷牙。

之後下樓吃早餐。

“醒了?一杯酒醉那麼久?”傅懿謙溫柔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