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78章

-

看來他還不算瞭解她,至少在酒這方麵。

傅溪溪揉了揉髮絲,坐到位置上:“那酒有點烈,用作催眠藥應該挺好的。”

傅懿謙不由得笑了笑,將一份新鮮早餐端到他麵前,說:

“兩個孩子去上學了,爸媽也去外市考察辦公,我一會兒也要去辦公大廳。你如果還有不舒服就叫喬桑替你檢查。

喬桑,你今天就在家陪小姐。”

喬桑連忙點頭:“好的太子爺。”

傅溪溪覺得冇那麼恐怖,可知道自己說了也是白說,隻好感謝:

“哥,謝謝你對我這麼好,花那麼多時間在我心上,其實你可以分一點點心,用作找嫂子的~”

傅懿謙敲敲她腦袋,敲得很輕:“我對你哪兒不好?竟然以德報怨讓我找女朋友???”

傅溪溪反駁:“女朋友哪兒不好?你怎麼這麼抗拒?”

傅懿謙懶得和她多說:“再說下去你該和媽一樣跟我科普女朋友的好處。行了,你吃早餐,我該出發。

對了,昨晚薄九關心你醉酒之事,你回他一個。”

傅溪溪皺起秀眉,薄戰夜關心她醉酒?他怎麼知道她醉酒?

想問,然而傅懿謙已經走出去,她隻好拿出手機檢視,然後就看到昨晚和肖子與的對話。

【我是薄戰夜,臨時用的子與手機。】

【今天應該很開心?喜獲三獎,還……見了幾年前追你的學長。】

【恭喜。】

【還在忙?】

接著,是她的那句醉意模糊的語音‘我有點醉,還有點困,明天再聊,拜拜’。

再之後,他一個字冇回。

傅溪溪看的一個頭兩個大!一大早所有心情一掃而空!

因為那句‘還見了幾年前追你的學長’,聽聽,這醋意多濃,明擺著生氣了啊!

這也就算了,她還喝醉,冇解釋,冇哄他!

更關鍵的是他以前就對她說過少喝酒,尤其是在他不在的場合,不能喝!

她不僅喝了,還是在他生氣的學長場合!

完了,芭比Q了!

傅溪溪小心翼翼回覆過去:

【那個……不好意思……我昨晚冇看到訊息。】

很快,訊息回覆過來,是肖子與:【九嫂,今天九哥不在我身邊,你這訊息回覆的挺晚啊。】

咳咳!

傅溪溪一陣尷尬: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打擾到你。你知道九爺還有彆的聯絡方式嗎?】

肖子與:【不知道……怎麼?你要找九哥嗎?】

【的確該找找。昨晚我走時,看九哥整張臉沉著,挺嚇人的,估計今天和他工作的人都難,你要能找,最好快去哄哄。】

【不過九哥在實驗室,很忙怕是不好聯絡。】

果然,她就知道他生氣了!

傅溪溪看著一連串訊息,頭更大更疼。

雖然吧,她什麼也冇做,可他忍辱負重身在敵營,她在外麵見學長,還喝酒,還不回他訊息,的確有點不厚道。

不行,得想辦法見見他。

……

實驗室。

原本溫暖明媚的天氣,今天卻莫名冷凝壓抑,籠罩著陰雲。

大家下意識感覺到這股寒氣來自薄戰夜身上,更是大氣不敢出,大話不敢說,都乖乖做實驗,看資料。

直到午飯,大家才快速溜去吃飯,透氣、呼吸空氣。

薄戰夜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,整理資料,檢視細節。

“老師……你不去吃飯嗎?”崇拜他的女學員大著膽子敲門詢問。

隻換來冷冷兩個字:“不去。”

可見其寒冷。

女學員還想再關心,可薄戰夜周身望而生畏的寒氣和疏離,讓她不敢再打擾:“那我先去了,老師再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