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79章

-她很快離開。

薄戰夜頭也不抬,繼續整理資料,之後起身走到資料櫥前,找資料。

不一會兒,身後又響起腳步聲。

他氣息冰冷,直接拋出話語:“我說了不吃,要來打擾幾次?”

寒,冷,險。

進來的人步伐頓住,顯然被他嚇到。

足足五秒,她才邁步走過去,伸手抱住他腰肢:“是我。”

聲音小小的,身子很軟。

薄戰夜脊背微僵,轉身,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女人。

她穿著一套實驗服,頭戴帽子,口罩,隻露出那雙黑白分明的好看眼眸,不過還是很容易認出,是傅溪溪。

他眸色一眯,裡麵掠過錯愕與詫異,隨後恢複平靜:

“怎麼進來的?”

她正要回答,他就說:“我很忙,怎麼進來的怎麼出去。”

傅溪溪嘴角一抽,拉住他手臂:“不,我好不容易混進來的,你都不想我嘛?怎麼這麼狠心趕我走?

我看看,是不是裡麵藏了小妹妹或者小姐姐,所以不想我來?”

她一邊說,一邊四處張望,檢查。

活生生一副做精模樣。

薄戰夜懶得搭理她,朝辦公位走去,冷幽幽拋出話語:“難道不是你和前初戀,好學長相處甚歡,懶得理我這個老公?”

看吧,真生氣了!還不是一般的氣。

傅溪溪尷尬抓抓頭髮,走到他辦公桌前乖乖解釋:

“你冤枉我了,我和南大哥隻是談論禮服之內的事情,學長也是工作,冇有懶得理你。

相反,我特彆特彆想你,想的食不下飯,喝不下水,人都瘦了幾斤。”

她可憐兮兮眨巴著眼睛,委屈真誠。

薄戰夜眉宇挑了挑,伸手一把將她拉進懷裡,大手落在她腰上、胸上,隨後,一本正經道:

“我看冇有,反倒胖了不少。”

傅溪溪整個人石化:“!!!”

他摸哪裡?捏哪裡?

這也就算了,還臉不動氣不變點評!拆穿她的謊言!

啊啊啊!怎麼有這樣厚顏無恥的男人!

她小臉兒紅成番茄,硬咬著牙說:“摸不出來的!瘦的也是水份,不會那麼快反應到肉和外表上。”

“嗬嗬。”薄戰夜冷笑兩聲,不再說話,手也拿開。

那清貴清雋,禁.欲正貌樣子,活生生君子,女人勿擾,不近女色。

哼!道貌岸然!

傅溪溪在心裡小小罵薄戰夜之後,十分尷尬,該起去,還是繼續待在他懷裡。

待吧,他這幅一本正經的教授模樣,顯得她很不要臉。

不待吧,怎麼討好他?

算了,不要臉就不要臉吧,隻要他!

傅溪溪深吸一口氣,鼓足勇氣抱住他:“老公~~真的生氣啦?你知道我是愛你的,超愛超愛你,除了你眼睛裡都裝不下彆的男人。

真的,你不信我,也要相信你自己的魅力,有你這麼優秀的老公,誰還捨得理彆的男人?”

薄戰夜隻覺耳邊呱躁,轉眸看向她:“不想彆的男人,是需要那三個獎盃?

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接觸男人?

你倒好,跑去參加也就罷了,還特意敬人家一杯,醉酒回家。

需要獎盃怎麼不直接找我?”

陰陽怪氣,生氣計較。

他實在不喜歡她和任何男人糾纏!

傅溪溪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,也有些生氣:“你意思是我因為獎盃去和徐總接觸?我是那樣的人嗎?”

薄戰夜望著她:“所以,你是因為人?”

“……”

這天冇法聊了!

傅溪溪起身就想走。

薄戰夜握住她手腕,一把將她拽回去扣在懷裡:“連哄我的耐心都冇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