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84章

-原本今天的車經過特意安排不會發現,但傅溪溪坐在車裡暈車,打開車窗透氣,正好看到白莞兒!

白莞兒也伸出頭來看狀況,然後看到傅溪溪!

兩人皆是一怔。

前者帶著慌亂心虛,後者帶著意外錯愕。

空氣,有一瞬間的凝固。

最後,是白莞兒開口:“好巧啊傅小姐!”

傅溪溪不敢多說話,也不想理這個用卑鄙手段得到她老公的女人,冷淡一笑,直接關上車窗。

然後,快速將一旁位置上的衣服塞進下麵,用東西遮住。

“叩叩。”白莞兒向來是不要臉的,彆人不招惹她,她也要上來招惹。

最主要是今天她覺得自己有傲嬌的資本:“傅小姐,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,你就開下車窗吧?”

傅溪溪本不想理會,可彆人都做到這個份上,隻好打開車窗,望向神氣洋洋的白莞兒:

“什麼事?先說好,我不是草船,你的箭(賤)彆往我這兒發。

所以,如果不是重要的事,我覺得我們冇有交談的必要。”

箭等同於賤。

白莞兒怎會聽不出來?

該死的女人,居然敢陰陽怪氣罵她?

她捏緊手心,恨不得拍碎傅溪溪,不就長了張薄戰夜喜歡的臉,傲氣什麼?

不對,薄戰夜也未必喜歡到底啊~

她突然一笑,說:“看來你還什麼都不知道呀~~夜哥哥和彆的女人好上了,發生關係了,我親眼所見。”

什麼?

傅溪溪心臟本能一縮,錯愕詫異望著白莞兒:“不可能,你以為我會相信你?”

白莞兒笑了笑:“我騙你有什麼意思,畢竟夜哥哥出軌的對象也不是我呀,是今天我去實驗室送飯親眼所見的。

他和一個女人在裡麵關著門許久,出來時那女人躲著我,頭髮略顯淩亂,額頭上還流著細汗,一看就是發生過不可言說的事情。

之後我走的時候,一個裡麵的工作人員也跟我說夜哥哥和女同事有問題。”

原來是這件事……

是她自己……

傅溪溪心底鬆下一口氣,卻懊惱自己當時冇有注意細節,讓白莞兒看出問題。

不想過多談及,她‘哦’一聲:“謝謝提醒,我知道了。”

就這樣的反應?

不生氣不哭泣不難過的嗎?

白莞兒感覺自己說了個寂寞,不甘心就這樣算了,繼續添油加醋:

“你是不信嗎?嗬嗬,你太自以為是了。

就算夜哥哥真喜歡你,再怎樣也是男人,而你又冇有在他身邊,他需要女人緩解寂寞理所當然。

而且呀,實驗室的同事和他有共同工作,我剛剛看到身材和氣質也比你優秀比你好,說明夜哥哥心裡覺得你也不完美的。

男人吧,一有彆的女人,很容易變心拋棄你。

你就等著吧,夜哥哥很快就會忘記你!”

陰陽怪氣,幸災樂禍。

若不是傅溪溪知道真相,真會被她氣到。

她抬起眼眸,冷冷淡淡望向白莞兒,問出一句:

“是嗎?

如果是真的的話,夜哥居然在辦公室和同事出軌,都不願意和你發生關係,說明你超級差勁啊~”

這話完全一針見血!說到要點!

畢竟傅溪溪再怎樣還發生過關係!

而她呢,什麼都冇有!

即使婚姻期間薄戰夜都不願意碰她!

白莞兒氣的額頭青筋突突直跳,然後說了一個令傅溪溪不可置信的事情:

“你知道什麼!夜哥哥對我也有興趣的!

他今晚就會和我發生關係的!”

傅溪溪微怔,今晚和白莞兒發生關係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