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86章

-

多年前,她們出車禍的場景也大同小異!

父母當場死亡,她模糊不清的視線看到醫護人員將爸媽身體抬上擔架。

‘已經死了!’

‘無法搶救!’

‘隻有那個女生還倖存,好可憐。’

再然後,她醒來就成為無父無母的孤兒。

肇事者就是那個富翁!

他很有善心,幾次三番去醫院向她道歉,安葬她的父母,並且願意給出賠償。

哭了幾天幾夜的她將一切都怪罪到雲安嫻和薄家身上!發誓總有一天會回來報仇,會嫁給薄戰夜,弄死那個死老太婆!

再然後,她跟著富翁去了國外,認他做乾爹。

幾年來,富翁懷著對她的愧疚給予她最好的生活,可半年前卻不幸患上癌症,她原本已經原諒他,心疼他的遭遇。

結果,該死的居然要把所有遺產捐獻給社會!隻留給她五千萬,還想讓她結婚嫁人!

她這輩子隻想嫁薄戰夜!怎麼會待在國外!

所以,為了光鮮亮麗回來,為了有資本讓薄家正眼相看,她用富翁的指紋簽上遺囑,然後取下了氧氣罩……

‘呼~’一陣風吹來,卷夾著冷意。

白莞兒打一個寒顫,猛地回神。

她不願想起這段過去!但,她已經做到這個份上,就絕不允許自己失敗!

現在的第一步,拆散傅溪溪和薄戰夜,名正言順且有名有實做薄戰夜的妻子!

她開始細細部署計劃。

“你,今晚晚上穿的漂亮點,誘惑夜哥哥進你房間發生關係!”

白莞兒一回到家,就對阿嬌下達命令。

蘭嬌一怔,心想這個女人瘋了?居然說的出這話?

然而,還有更瘋狂的話:“之後你要成功或已經成功的時候,我再進來,我們一起把夜哥哥睡了!”

什、什麼!

一起睡夜哥哥?

這是什麼鬼!

蘭嬌恨不得抽這個女人一巴掌,表麵卻恭維怯弱的道:“小姐,這樣不太好吧……不行的。”

“嗬。不行?”白莞兒冷笑一聲,也不遮掩:“怎麼,你真以為夜哥哥讓你住進來就喜歡你?想獨占夜哥哥了?

彆忘了你是怎麼待在我身邊,也彆忘了是誰讓你有機會見到夜哥哥!以你的身份和地位即使得到夜哥哥的青睞,也得不到外人認可!

所以,你必須幫我,我們一起和夜哥哥發生關係,留住他的心,男人再怎麼說也是喜歡刺激的,這種遊戲肯定好玩,之後不管是我們誰懷上夜哥哥的孩子,都能徹底瓦解傅溪溪。

再然後,我不會虧待你的,你就一輩子留在我身邊,允許你做夜哥哥的女人。”

這是多麼喪心病狂的人能說出的話?

多麼冇底線才能想出的不要臉計劃?

不過不得不說,這個計劃很完美。

隻要真做到這一切,以傅溪溪的性格和薄家的地位,是絕對不會再讓薄戰夜做傅家女婿!

到時候再借子上位,穩坐傅太太之位、

若是以前,蘭嬌可能會動心,哪怕是隻做薄戰夜暗地裡的女人她都願意。

但她怎會不明白白莞兒的計劃?先除掉傅溪溪,再除掉她!

以為她真有那麼傻?

這不是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這個計劃根本不可能成功!

曾經她用了那麼多辦法,甚至用了藥物都無法和薄戰夜發生任何關係,現在他還和傅溪溪結婚,即使離婚也是短暫的,以他尊貴無缺的性格怎會違背婚姻?

何況,他對她的好感不過是在白莞兒麵前裝的!他根本不喜歡她,見麵隻是打探訊息或故作關心,以防白莞兒懷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