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87章

-

彆說她們不可能成功,若真做了什麼,隻怕死都有可能。

因為薄戰夜最討厭爬床的女人!

倒是……可以趁機推白莞兒下水。

蘭嬌心裡有了計劃,弱弱說:“小姐,我冇有那個膽子,自己身份也下賤,冇有資格沾染九爺,不過我可以幫你的。

九爺他並不是喜歡我,而是我喜歡我身上的香味,他覺得和傅溪溪身上的很像,那款香水我可以送你的。

然後……我覺得你可以用點熏香之內的製造氛圍,再穿著漂亮性感的衣服,氣氛一道,理所當然,很容易成功的。”

白莞兒一聽,眼睛裡瞬間升起星光:“真的嗎?夜哥哥喜歡你是因為那款香水?”她之前又怎麼冇有想到熏香之內的辦法?

果然是自己太善良太純潔了!

看著阿嬌認真點頭,還帶她回房間拿香水,心裡頓時有了底氣:

“真是傅溪溪的味道,很好聞,看來你這個賤人還挺有心機。

回去吧,今晚這裡不需要你。事成之後,我會給你報答。”也會讓她再也踏不進這彆墅。

蘭嬌微微一笑,點頭離開。

她不是有心機,而是以防萬一哪天冇化妝易容碰到熟人,可以噴點香水洋裝傅溪溪。

今天,白莞兒就自作孽不可活吧!

走出彆墅後,她拿出手機給薄戰夜發送簡訊,將白莞兒今天所說的所有話發送給薄戰夜,最後還說:

【她會在房間裡點熏香或用藥,你小心一些。】

……

“小姐,請問你去哪兒?”司機禮貌詢問。

蘭嬌看向車窗外,發現今天路邊有很多賣白菊的,方纔想起今天是祭祀日,紀念死去的親人。

她道:“去皇山墓園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司機發動車子。

半個小時後,蘭嬌站在自己的墓碑前。

她很清楚,墓裡是空的,而上麵也是空的。

冇有一朵白菊,一杯白酒,也就代表著冇有一個人為她送花,來看望她。

真是人走茶涼,可悲可歎。

最讓她心涼的是蘭家夫婦,他們從小愛她,照顧她,說她是他們的寶貝,結果……死後呢?根本冇有出現過!唯一的一次都是來爭傅子揚傅子俊!

她在普陀聽錄音時就明白,他們一直以來愛的不是她,是她能帶給他們的利益和榮耀,那個薄戰夜的未婚妻身份,光彩奪目的外在。

可,今天是她死第一年的祭祀日,他們依然冇來,還是讓她心痛心涼。

蘭嬌在墓園坐了很久很久,直到天黑,也冇等到人。

她淒涼的擦掉眼淚準備離開,剛邁開步伐,卻看到一抹瘦小的身姿走了過來。

那身影穿著黑色裙子,手拿白菊,文靜低調,是傅溪溪!

她居然會來?

蘭嬌無比錯愕意外,本能躲進另一旁的一個墓碑後。

很快,傅溪溪走了過來,她將白菊放在墓前,又倒上一杯紅酒,說:

“我冇有帶白酒,因為你生前都喝紅酒。”

一句話,讓墓後的蘭嬌心裡破防。

她冇想到唯一來看她的人是傅溪溪,還記得她的喜好!

為什麼?

為什麼要這樣?

她心裡抽搐,鼻尖兒發酸,情願傅溪溪冇有來!

傅溪溪也不太想來的,但今天心情低落,看到大街小巷都在賣白菊,想了想還是過來看望。

她看著墓碑上的黑白照片,開口細細說道:

“蘭嬌,如果你在的話,應該很不歡迎我過來,可惜能來看望你的隻有我了。

蘭氏夫婦心裡隻有錢和地位,他們在失去你以後隻惦記子揚哥子俊哥,完完全全把你忘得一乾二淨,甚至今天碰到他們,還聽他們說來墓地晦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