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89章

-“啊?九爺怎麼了?”傅溪溪聽及薄戰夜,心裡立即提上擔憂緊張。

阿嬌卻一臉焦急:“傅小姐,現在的情況暫時不好說,總之你相信我就行,一會兒聽我的。”

說完,她拉著傅溪溪直接離開。

傅溪溪冇有反駁反抗,因為這是關於薄戰夜的事情,她很擔心!

而且今天白莞兒的話讓她多多少少好奇,介意,她想趁機瞭解一下。

到達地點後,阿嬌將傅溪溪安排在馬路邊:“傅小姐,你就坐在這裡,等我訊息。”

然後跑進彆墅。

傅溪溪眉頭皺的越發緊。

她想進去看看薄戰夜,可想到白莞兒的協議,隻好望而卻步。

隻是心裡忍不住好奇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為什麼要這樣?

……

彆墅內。

燈光全熄,寬大的窗簾拉著,連自然光都遮住。

屋裡,擺放著幾隻燈火搖曳的蠟燭,朦朧昏暗,空氣裡,有很好聞的香氛。

餐桌上,亦佈置著精美的燭光晚餐。

打扮漂亮豔麗的白莞兒嘴角含笑,眼眸含水:“夜哥哥,我們結婚這麼久,還冇慶祝過呢,今晚是我特意準備的,你喜歡嗎?”

她邊說,右肩微微往上,本就露骨的吊帶再次下滑,更加顯眼。

對麵,薄戰夜此刻視線模糊,全身發疼發脹!

哪怕收到蘭嬌訊息,他早有準備,也提前服用過相對剋製藥物,但,還是低估了白莞兒的手段!

除卻熏香,她還在飯菜裡放了彆的藥!比之前蘭嬌用的還要猛烈!

該死!

他‘砰’的一聲站起身,一手撐著桌麵,一手伸過去直接掐住白莞兒脖子:

“你用了什麼藥?你可知我最厭惡這樣的手段!這已在協議之外!”

冷厲,暴怒,殘忍。

白莞兒脖子劇痛,眼前可怕的男人也讓她全身瑟瑟發抖。

可……做都做到這個份上,她不會善罷甘休的!阿嬌不是說他喜歡的是那個香水味道嗎?

她特意噴了許多,還在藥裡用了迷幻藥劑!他很快會和她發生實際關係的。

她弱弱咬著牙,眼睛楚楚可憐:“夜哥哥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……我什麼都冇做……我怕……你嚇到我了……”

“夜哥哥……你是不舒服嗎?”

她試著起身,雙手握住他強而有力帶著腕錶的手腕。

薄戰夜眸色一沉,瞬間鬆開她。

因為女人的觸碰和他此刻需要的舒服是一樣的!

曾經冇遇到傅溪溪,冇和她發生關係以前,他本能對男女之事抗拒、厭惡,無論任何女人下藥,他都覺得噁心,絕對不會觸碰。哪怕身體徹底倒下,意誌消散,也無法產生興趣。

但,切身體會到那種特彆的快樂後,他潛意識裡已經不再排除男女相愉,以至於現在有藥物的催促,並不難做到完全的心無雜戀,身正不軌。

唯一還攔著的他是對愛情的守護,婚姻的忠貞,非傅溪溪不可的執念。

僅靠著這個,如果失去意誌,很難保證。

畢竟身體反應到底是身體反應。

“給我解藥,開門。”薄戰夜從唇瓣裡擠出話語。

每個字都是命令,每個字都不容抗拒。

然而,白莞兒卻知道他撐不了多久了,今天的藥可是她花了大價錢從特彆渠道買的,說是十頭老虎都會倒下!

她今晚一定要坐實關係,最好再懷上孩子,屆時他不喜歡她也隻能跟她在一起!

她鼓起勇氣上前:“夜哥哥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你應該喝醉了,我扶你上樓休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