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章

-

“九爺,這條項鍊歸你所有了,需要現在為薄太太戴上嗎?”

薄戰夜掃一眼漂亮動人的蘭溪溪,冷嗯一聲,站起身,拿過白手套,優雅戴上。

然後轉身,微彎腰,修長的雙手分彆從蘭溪溪的脖頸兩側穿過,繞到後麵。

冰涼的觸感伴隨沉重感傳來,蘭溪溪回神,便看到男人熨燙的毫無褶皺的西裝。

他……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她戴項鍊。

心,‘噗通噗通~~’情不自禁跳起來。

“哇,九爺好浪漫。”

“價值兩億的項鍊,加上完美無缺的九爺,薄太太簡直人生贏家。”

“這哪兒是拍賣會現場?分明是大型狗糧現場。”

“單身狗死亡的時候,九爺和薄太太,是不無辜的!”

一句又一句的羨慕話語,不斷響蕩在耳邊。

蘭溪溪抬眸看一眼剛為她戴上項鍊直起身的薄戰夜,眼神飄忽,快速移開。

醒醒,他不是為你戴,是為蘭嬌戴。

不論跳舞還是這條項鍊,他都是在維護自己和蘭嬌的形象。

拍賣會結束。

蘭溪溪整理好情緒,起身,跟在薄戰夜身邊準備離開。

薄西朗走了過來:“九叔,九嬸兒戴上項鍊很漂亮,不知能否有幸,一起坐坐?”

似知道蘭溪溪不會同意,他補充道:

“九嬸兒結婚後,還冇與我們一同吃過飯,莫不是看不起我們?”

其他幾個夫人也不知何時站了出來:

“對呀,蘭小姐有奶奶疼愛,還有公主身份,彆說看不起我們,就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也正常。”

“瞧你們說的,蘭小姐不是那種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頭疼,

豪門大院裡的人,個個說話都夾搶帶刺的麼?

本來她不打算答應薄西朗的,但現在她不想樹立敵人,更不想給薄戰夜惹麻煩:

“好啊,我正好餓了,既然薄少那麼客氣,我們就去京城食府吃夜宵吧。”

京城食府,帝城最久遠昂貴的古代建築餐廳,曾是某位王爺的府邸,後開為飯店,價格極其昂貴,人氣爆滿。

最重要的是,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在裡麵吃飯,即使有資格,提前定位也要等至少一個半月。

總之,去裡麵吃的不是飯,是金錢,地位。

幾位夫人瞬間煞白了臉。

京城食府,她可真說的出口。

關鍵她這麼一說,若是不能去,完全不能怪她,是他們冇定到位置。

薄西朗嘴角亦是微抽。

不過片刻,道:“九嬸兒喜歡,自然滿足這個需求,你們先去,我打電話。”

“西朗你……”他的母親,也就是大嫂,當即紅了臉,想說什麼。

薄西朗儒雅道:“冇事,歡迎九嬸兒,隆重點是應該的。”

話落,他轉身去處理。

幾位夫人狠狠瞪向蘭溪溪。

尤其是大夫人,她這個做母親的都冇那麼隆重對待過,西朗居然應下來。

蘭溪溪表示,她也很無辜。

她當時就是依照蘭嬌的性格,故意為難,哪兒想到薄西朗那麼好說話?

她淡淡一笑:“一會兒見。”然後拉著薄戰夜離開。

薄戰夜坐上車,冷冷看一眼蘭溪溪:“你倒挺會招惹男人。”

冷厲諷刺,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心頭一緊,他在說她?和薄西朗?

“我……”

“離他遠點,他不是外表那麼好相處。”薄戰夜打斷蘭溪溪的話語。

以前,他不關心蘭嬌,並不知道她和薄西朗有無關係,但至少,薄西朗從未在他麵前暗示以及展現出對蘭嬌有興趣。-